亚虎娱乐平台

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举义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举义

    木屋设在两株硕大的柚子树中间,金秋时节,柚子虽未熟透,却也颇有规模,一个个肚圆脐满,悬枝高挂,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随风而动,好似一个个金晃晃的灯笼。顶点小说 章节更新最快

    这两颗柚子树不仅硕果累累,亦是枝繁叶茂,两棵树相距五米有余,但繁茂前伸的枝桠竟能相互交叠,远远看去,倒好似一座小型的树林,木屋便建在这树林中间。

    远远看去,木屋被枝桠遮掩,几乎极难被发现存在。

    步进屋来,更能窥察出这间木屋是何等的匠心独运,屋顶上开着天窗,光线从落叶的缝隙直直透入,便是烈日当空,也不会刺眼,幽幽暗暗,倒有一种朦胧之美。

    木屋四周更是布满了各式爬藤植物,坐在里面进餐,便似进了森林野炊。

    木屋不大,七八平见方,几张八仙椅围着凿空中央的大红木桌,便差不多填满了,木桌下边置着一方火炉。

    那炉子极有特点,不似平常家用的煤炉,上边置了口硕大铁锅,下面开着灶膛,填充柴火,烧得正烈,黑锅边上有一根黑色方管,连着炉体,戳出四五米,直直延伸到了窗外。

    有了这跟长长的方管,煤炉的烟气一丝一毫也不会散进屋来。

    如此匠心,怎不叫人拍案叫绝?

    谢明高,江方平几人就坐的时候,菜都上齐了。

    一锅满满当当的啤酒鸭,炖地烟气直冒。漂浮的鲜艳干辣椒,被那气泡顶地围满了锅沿。

    浓浓的肉香直冲人的脑儿门,无时无刻,不再挑逗着众人的食欲。

    今日会餐的菜式极是简单,除了这一锅满满当当的啤酒鸭,竟再未上别的菜,余下的便是香菜,千张,毛竹,豆腐一类的火锅佐菜。外加几个味碟。林林总总,杯杯盘盘,倒也快摆满一桌子。

    众人入席,戴裕彬抓过一瓶五粮液。开了。挨个儿帮众人倒了。方要说些场面话,江方平抬起酒杯,闷头就喝了。

    这一下。戴裕彬便是有话也不好言语了,搁了酒瓶,便坐了下来。

    戴裕彬的尴尬,谢明高瞧在眼里,此间,他地位最尊,打圆场的活计自然得被他承揽下来,但见他端了酒杯道:“说着是同在一杆战旗下,可往日诸事繁杂,不是你忙,就是他忙,今儿聚在一块儿,很是不易,来来来,借着方平约的局,我借花献佛,敬大家一杯。”

    不成想,谢明高话音方落,江方平自己又倒了一杯,一口闷了下去。

    刷的一下,谢明高便变了脸色。

    的确,江方平此举,简直是扫他谢某人的面子,虽然你江某人受薛市长重用,比我谢某人更早靠近薛市长,可我谢某人到底是堂堂德江常务副市长,是你江某人正儿八经的分管领导,我都打圆场了,你还这般不给面子,是不是太也目中无人。

    眼见着场面便要走到冷场与爆发的边缘。

    咚咚两声,门被敲响了,蔡国庆怒道:“敲什么敲,不早就交代了吗?没有招呼谁也不要进来,少他娘的给我来事儿。”

    显然,蔡局长以为是郑有道在外敲门,又想进来借着敬酒的机会,大套近乎,可这姓郑的便是整景儿,也不看看时候?

    不成想,他话音方落,咔嚓一声,门锁被打开了。

    果然,郑有道那张猥琐肥胖的老脸出现在了门外,霎时,蔡国庆便要暴走,郑有道却闪过身来,让出了身后的戚喜,孟俊二人。

    “几位领导,戚书记和孟部长正好也来这儿吃饭,恰巧看见几位的专驾,知晓几位领导在此,便说要过来凑些热闹,几位领导,你们看……”

    郑有道点头哈腰地解释着情况。

    “行了,行了,用不着啰嗦,什么碰巧不碰巧的,我就是来找他们的,去去去,叫人赶紧添两份碗筷,别尽顾着溜须拍马,你老郑有本事就好好把心思放在经营永升招待所上,只要不想那些歪的斜的,以咱们薛市长素来重经济干才的脾气,还能少得了你老郑一份前程?”

    戚喜呵斥道。

    郑有道听得眉开眼笑,一道烟儿去了,转瞬便又送回两套餐具,这才小心地退了出去,将门关上。

    “老谢,今天你这事儿办得可不地道,咱们老兄弟一个班子这些年了,你请客吃饭也不请我和老孟,这是怎么个意思?是心里对老哥我有所不满,还是认为我和孟部长已经落伍了,跟不上你们的行市了?”

    戚喜方在位子上坐了下来,便对谢明高发炮了。

    谁都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是在埋怨谢明高组织薛向圈子的小团体内的聚会,竟然落下了他戚某人。

    当然,这次聚会并非谢明高组织的,可场中众人以他谢明高地位为尊,戚大书记自然旁人不问,只盯着他谢市长开炮。

    的确,戚书记也有开炮的理由!

    如今,谁不知道他戚书记也属于薛老三小圈子里的重要人物,自打常委会上跟着薛老三合作过几把后,人家戚大书记根本就没换过码头,可以说,于大节上,根本无亏。

    如今,他谢明高组织薛系圈子的聚会,竟然将他戚某人排开于外,这岂不是要将他戚某人孤立于薛向的权力场外,如此行径,自然是戚大书记无法忍受的。

    在他想来,定是因为谢明高忌惮他戚某人在常委会上的排名太高,生怕他戚大书记加入圈子,从而取代了他谢某人的领导权。

    天可怜见,他戚某人何曾有过这等想法。

    从一开始,他戚某人认准的就是薛衙内,至于什么权不权的,早已不在他戚书记眼中。

    戚大书记看得很准,只要紧紧抓住这位薛衙内,他戚某人以后的前程定然差不到哪儿去,至于搅乱薛系现有权力架构的蠢事,他戚书记自不会蠢到去做。

    谢明高今次将他排斥于圈子之外,只能说是他谢某人枉作小人。

    却说,戚喜话音方落,孟俊就跟着接茬了:“谢市长,你今天这事儿办得可真不地道,我这人不像戚书记说话那么有水平,懂得措辞委婉,我是有什么就说什么,说中了你老兄多多包涵,要生气也随便。按说,咱们既然都在一个锅里扔勺,就该精诚团结,通力协作,帮着薛市长把这个难关渡过去,以后自有大家的好日子,现在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上去就要分个一二三来,若是船沉了,分得再清楚又有什么用?另外,我相信薛市长是明眼人,谁什么样子,谁重谁轻,在他心里都有个明白的位子,大家不用争也不用夺,一切顺其自然,岂不挺好?”

    上来就被两人炮轰,谢明高却是有苦说不出,他自不能否认今天的场子不是他谢某人组织的,那样没得跌了他薛市长的份儿。

    可要让江方平站起来替自己挡箭,他又说不出口来。

    眼见着场面就要尴尬,一直喝酒的江方平忽然将酒杯往桌上重重一顿,说道:“戚书记,孟部长,你们误会了,今儿这场子是我约的,跟谢市长没什么关系,之所有没有请二位,是因为我跟二位领导都不太熟,不敢贸然相请,如今二位领导很给我面子,自己到场,方平我自罚三杯,致歉,致谢。”

    说着,江方平抓过酒瓶便朝杯中兑去。

    眼见着便要兑满,却被紧挨着他的陆振宇伸手拦住:“行了,老江,进门就发现你小子不对,既然是你小子约的局,你小子就该有点东道主的模样,你这一口一口地往嘴里猛灌,算怎么回事,难不成将大伙儿聚齐了,是来欣赏你江大局长喝酒的豪气和酒量来的?都这会儿了,人都聚齐了,大家也都是明白人,知道聚一块不是为了吃饭,有什么事儿趁大伙儿都在,这酒还未入口,脑袋尚且清醒,就摊开了,说白了,商量出个稳妥的办法来,都像你老江这般阴一下阳一下,岂不是要误了薛市长的大事?”

    陆振宇级别不是最高,和薛向走得也非最近,但资格极老,也就是靠近薛向的资格极老。

    想当初,薛向下德江的第一天,这位陆市长就给了薛向不小的帮组。

    其后,在薛向的数次风波中,都坚定不移的站在薛向处。

    虽然,陆振宇卖的是陈道林的面子,也非似死心塌地地倒向薛向。

    可事实就是事实,便是江方平,戴裕彬这最早的从龙之臣,也决计不敢小看这位陆市长的份量,也没资格在陆大市长面前拿大。

    是以,陆大市长一席话罢,江方平便老老实实松了手,在椅子上坐稳了,忽地,双手抱拳,说道,“千错万错,都是我老江的不是,既然大家都是薛市长的好战友,就不用分什么彼此,我今天约这个局,到底是为什么,相信诸位领导,同志,心里极是清楚。不错,眼下德江的局势,已经糜烂到极处,某些人肆无忌惮,要将德江的局面毁于一旦,咱们能无动于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