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其怪自败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其怪自败

    是以,邱跃进当初的指示下达后,整个云锦约有十几二十户,真就平整了自家的土地,以待火电厂来征收。<--.......T...m》

    此刻张彻只点了老军人簍uī duàn 轮信惶崮瞧坡浠У囊醢敌乃迹还窍肴们裨窘馐兜轿侍獾闹匾裕暇梗思氯羰谴聿缓茫撕Φ氖歉绾欤枷刖跷蚋叩哪切├贤久堑母星椤?br />

    往大了说,jiù shì 他邱跃进拿这些好同志的拥党爱党之心开玩笑。

    张彻话音落定,邱跃进险些银牙咬碎,心底真是莫名的憋屈。

    在他看来,眼下这件事怪的着他邱某人吗,当初他邱某人要求云锦方面响应省委的号召,先自己干起来,可他zhè è 号召不过是糊弄蔡行天之用,他邱跃进知晓云锦还牢牢掌握在薛老三手中,若是薛老三不愿意,他是一寸土地也动不了。

    可现如今,有些二愣子自己动了自家的土地,凭什么来找他邱某人算账?

    话说回来,既然要找他邱某人算账,那就该证明他邱大记的权力是有效的,既然权力有效,当初他邱记发出号召时,怎么不见大部分人响应。

    既然要追究他邱某人决策失误的责任,那是不是也要问一问那些不曾平整土地的,得追究他们不停号令的责任?

    干嘛行使权力的时候,他邱某人使不动任何人,这会儿出了篓子,反倒要他邱某人一个人担了,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憋屈归憋屈。可邱跃进知晓,zhè è 憋屈的大亏,他是吃定了,若用嘴皮子抱怨开来,徒劳功不说,没得惹这些人耻笑。

    好在他邱某人新近习得欲求**和拖字神诀,眼前的暗亏虽然吃得不爽,好在有拖字诀撑着,也伤不到他邱某人的筋骨。

    当下便听他道:“张彻同志反映的问题我已经知道了,那是具体的情况我了解的还不够。回头我研究研究再给同志们答复。”

    邱跃进又祭出了拖字神诀!

    张彻似乎就等着邱跃进这句话。话音落定,不曾有一秒的间隔,便接茬了:“邱记,恐怕拖不得了。您不知道。这些被占去田地的老同志已经向管委会反映zhè è 问题许久了。因为您一直很少在云锦,所以zhè è 问题一直没有来得及向您汇报,得到有效的解决。再加上那些老同志思想好,觉悟高,我们劝说几句他们也就huí qù 了,可老话说,人诚信不立,咱们政府这边已经三番五次地替您推诿那些失地群众了。”

    “今天一早,那些群众又来闹了,这回人家可不那么好说话,指名道姓地要找您,说不解决问题他们就不走了,我组织信访办的同志好说歹说,劝了个把钟头,才把人劝huí qù ,可人家走前儿丢下话来,要是三天之内这事还得不到解决,他们就要到市委上访去,市委若是不给解决,他们就往省里,往中央去,您也知道,那些老同志,个顶个儿的脾气执拗,性子火爆,若是咱们三天之内还不给出答复,我怕这些老同志真得往上面闹,您也知道咱们云锦如今是什么局面,说句大的,那叫全国瞩目,若是陡然闹出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和老兵战士失地上访的大新闻,咱们可是要负政治责任的。”

    张彻话音方落,赵明亮,苏全等人,脸上便现出笑来,邱跃进这猴崽子,这回是注定在劫难逃。

    的确,张彻射出的这支利箭,对邱跃进而言,简直是致命的,不错,先前他的确习得了欲求**和拖字神诀,可眼下张彻的这招使来,他这两般绝顶神功尽皆废去了。

    人家张彻摆明了就说此次的占田风波是你邱记惹起来的,邱跃进便是推搪还来不及,又怎去使那欲求**。

    再说,这事儿,是他邱某人想欲求,便能欲求的么?

    更何况,张彻的话缝填得极紧,再三言明,三天之内不解决问题,那群贫下中农群众以及颇有影响力的老兵战士就要到上面上访了。

    尽管邱跃进知晓这所谓的失地群众有可能是活土匪一方导演的,可他又有什么bàn fǎ 呢。

    人家摆明了是明目张胆地坑他,他也只能乖乖受了!

    且有了常委会上张彻的这番招呼,他邱跃进如果再不解决问题,薛老三真导演一出上访的大剧,他邱跃进也唯有图呼奈何。

    甚至用不着闹到省里去,只要所谓的上访群众闹到市委,这把柄不就深深握在了薛老三手中?

    届时,他邱跃进搓圆捏扁,岂非全凭薛老三心意?

    便是这三天的期限,彻底将邱跃进的拖字剑诀破了个干净。

    眼下真是事来如山倒,他邱跃进不接都不行。

    “行了,这事我知道了,稍后我会亲自处理的。”

    邱跃进再一次吐出了这番话。

    然,前后两次吐出这番话的心情,完全是不同的。

    前者,带着戏耍的闲适,后者,则饱含着沉重的ú nài 。

    说着话,邱跃进的一张小脸儿东成了铁青色,哪里还有丝毫先前的淡定从容。

    “这就好,邱记,要不要我们帮你zhǔn bèi 一些关于占地问题的具体材料以及相关政策规定的赔偿指标?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想要向邱记先打个招呼,管委会现在财政帐上所余不多了,能不能支撑到年底还得两说,所以,这额外的补偿费用,就由邱记您自己想想bàn fǎ 嘛,我可听咱们的老记薛市长说过,您邱记搞经济是一把能手,想必这点问题对您来说不过是微不足道,手到擒来。”

    张彻嘴上说着气死人的片汤话,却顶着一张毫感情的干硬冷脸,这种寓谐于庄的冷幽默,简直气死人不偿命。

    “zhǔn bèi 材料就不必了,你说的事儿,我知道了,今天的会就开到这儿吧,我还有急事,咱们这就散会,谁还有问题,可以私下里向我汇报。”

    话音落定,邱跃进招呼也不打一声便没了踪影,根本不在细节上和张彻纠缠。

    因为邱大记很清楚,便是此刻,云锦的账上堆着巨万之资,可他邱某人要钱,那定然是分毫未有,他也就懒得费这唇舌了。

    至于邱大记缘何落荒而逃,到底很简单,他那拖字诀被张彻破了,若会议jì xù 开下去,没准儿这帮人能想出百十个不得不马上解决,抑或是规定了解决期限的困难题,届时,他邱某人干脆什么也别干了,就顾着四处解决问题了。

    邱跃进方去,会场的气氛陡然热闹了,赵明亮最先离开座位,蹿到张彻近前,拍着他肩膀道:“老谋深算,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还得数张主任您啊,先前,看那邱跃进得意的,三言两语就想掌控局面,也不称称自己几斤几两,净装大头,看他先前那胸有成竹的摸样,自以为是老记呢,他也配!”

    赵明亮的这番话语,好似奏响了酒吧的劲爆音乐,瞬间将气氛扇呼得热闹起来了。

    讨论的内容不集中在对他张彻多智的赞扬,以及对那位摆不正自己èi zhì ,不知死活的邱大记的情嘲讽和批判。

    一片如潮赞词中,张彻微眯了眼睛,凝目前方的天空,白云玉垒,沧海日升,蓦地,心中竟生出了莫名浮云蔽日,高山仰止的崇敬之情。

    这敬仰之情,不是对别人,正是对那位薛大市长。

    此前,张彻自以为是了不得的聪明人,可现在想来,真跟那位薛记比较起来,许是用“萤虫与皓月争辉”来形容。

    他简直想象不出,世上竟真有如诸葛亮那般多智近乎妖的存在。

    你道张彻何以如此感慨,他,还在他方才悍然出手,教邱跃进彻底饮恨的经典战例上。

    而这经典战例如何得来,还在方才会上,他忽然打开的折在笔记本中的信纸上。

    原来,那张信纸是今日一早戴裕彬亲自送来,并笑着嘱咐他说;“这是首长的锦囊妙计,若是今次的会上,啃不下邱跃进这块骨头,就把这信封展开。”

    当时,张彻笑着接过了那张折叠的信纸,随手便夹在了笔记本中。

    彼时,他心中未尝没有讥笑薛向东施效颦,端去学那小说演义人物的做派,实在是落了下乘。

    在张彻看来,薛向此举出了故弄玄虚,根本没有多少shí jì 意义。

    首先,薛向放出要收拾邱跃进的消息也就够了,以他张彻的能力以及在云锦的这偌大势力,要寻个由头给这独木难支的邱记找些晦气,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吗?哪里用得着他薛记劳心费力?

    他薛记吩咐了不算,还派戴秘前来送什么锦囊妙计,这分明是不相信他张某人的能力呀。

    再者,锦囊妙计实在太过玄幻,根本就只存于小说笔记,现实之中何曾得见?

    之所以不曾得见,乃是因为锦囊妙计要得以成行,不仅要求这施计之人对局势有着充分的了解,而且还要具有常人难以理解的智慧,对局势的未来走向做出精准的预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