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找虐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找虐

    “是三哥啊,您怎么在这儿,莫不是专门等小弟我?方才,一脚踩滑了,险些在三哥面前出了洋相,见笑见笑。<--.......T...m》”

    邱跃进笑着,便伸出手来。

    薛老三接过,握了握,笑道,“跃进,来德江这些天了,我也没好好招待过你,不会生三哥的气吧。”

    “哪儿,哪儿,三哥玩笑了,咱们都是吃官家饭的,说好听点,是以身许国,私人的事儿,不能兼顾,那也是难免的。”

    邱跃进脸上挂着矜持的笑容,双眼冷光湛然,心中已然打定主意,要跟活土匪硬碰硬地对干一次,“再说了,三哥没招待我,三嫂可是拉着我,喝了好几回茶,要说三嫂神仙姿容,绝世芳姿,每日跟三哥您蜗居德江,真是委屈极了,要是我娶到像三嫂这般神仙美眷,一定辞官不做,哪里还会像三哥这般,劳心官场,奔波仕途!”

    “小王八蛋找死。”

    薛老三心中骂翻了天,他真是低估了邱跃进的猖狂,当着他的面儿还敢提苏美人,若非此处是市委大,人来人往,他真能大耳刮子抽上去。

    说来,苏美人并未被邱跃进占去便宜,可情爱之事,男人有着所有雄性动物一般的本能,那便是独占欲,只要知道自家老婆被别人惦记,心中犯膈应总是难免的。

    更不提,姓邱的还敢当自己面儿提着茬儿,薛老三险些一个没忍住,拎着邱跃进直接丢下楼去。

    好在。如今的薛老三早过了因一言而动怒的境界,他甚至看出邱跃进的目的,正是为了激起自己的火气,冲动之下,做出过分的举动,毕竟,省里的那位正憋着劲儿,瞪大了眼睛,寻他薛某人的不是了,他薛老三可不愿意在zhè è 紧要关头。给那位递把柄。

    再者说。在薛老三看来,邱跃进已然是冢中枯骨,差不多也就能蹦跶几天了。

    不过,即便是将死之人。在薛老三这吝啬鬼眼中。也是绝不能放纵其快活的。

    他薛老三已经答应了戴裕彬。要登台唱戏,现如今邱跃进要提前开演,没奈何。他也只好先陪着热热身了,

    薛老三点燃一支烟,笑道:“跃进,听说那个火电厂项目又被你引荐到了广安去了,这是干什么?难不成咱们堂堂一个德江,几千平方公里,还容不下区区一个火电厂?我看你呀,jiù shì 有些小心眼,以为三哥我反对火电厂落建云锦,也就指定反对火电厂落足于德江,这种误解要不得嘛,虽然我在云锦干过记,对那里的感情,可能比别的地方要深些,可到底来说,我还是德江的副市长嘛,一碗水总要努力端平,现如今,德江的经济是搞好了,可别的区县照样还在温饱线上打滚,向火电厂这种动辄几千万的项目,放到哪儿,都是打着灯笼也难寻啊,你跃进倒好,只见自己的地盘儿上淌脂流油,浑然不顾了其他xiōn dì 区县仍旧嗷嗷待哺。”

    薛老三此话一出,邱跃进心中的方腾起的快意,顷刻尽灭,忽地,一团明业火,急速升腾,刹那间几乎要将他五脏六腑烧焦。

    的确,论及阴损和眼光精准,他怎及得上薛老三万一。

    薛老三轻轻一句话出,简直就打在他腰眼上,火电厂项目上可谓是邱跃进这一生的难以磨灭的伤疤。

    彼时,他策划火电厂项目时,可谓是用心极深,费力极大。

    指望此计一成,不仅将薛向彻底掀翻,也顺带着为他邱某人在德江的功劳簿上,重重添上一笔。

    哪里知道,整件事演到最后,竟是憋屈至极。

    高高扬起的一巴掌,眼见着就要抽在薛老三的脸上,哪里知道半空被这活土匪一个推挡,那厚重的一巴掌最后落在自己面皮上,抽得他几欲昏阙。

    可以说,火电厂三个字几乎成了邱跃进的梦魇。

    甚至,最近这几日生活中,便是有人提到火和电,他都忍不住心火乱蹿,雷霆大发。

    此刻薛老三竟当他面说火电厂,且还他妈将便宜话说到登峰造极,这不是往他邱某人心窝上戳刀子吗?

    转瞬,邱跃进一张小脸青气毕集,阴沉地似要滴下水来。

    薛老三看在心头却恍若不觉,拍拍邱跃进的肩膀,随手,又是一柄锋利匕首,直直刺进邱跃进胸膛:“跃进,不是我说你,你呀,太小看你三哥的心胸了,火电厂项目的事我知道你跟三哥我存了龃龉,可你也是的,有什么事,咱们xiōn dì 不能摊摆在明面上说,非要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我一生中最佩服的人便有邱老,他老人家一生行事光明磊落,坦坦荡荡,怎么你跃进就没学到他老人家的家学门风,净搞这小孩子把戏。”

    “你说,就算最后火电厂没落足云锦,可你也不能斗气,把这好项目往外头引啊,你跃进不只是云锦的记,还是德江的高级干部,是德江的干部就要替德江想,站在德江的角度,kǎ lǜ 问题,时刻把德江四百万群众的利益放在心间,你说你,把好好的几千万朝外头扔,让德江的bǎi xìn 心中怎么想?让同志们怎么看你?要不是我在市里帮你小子顶着,你在云锦的日子怕是会极不好过啊。”

    “噗……咳咳……。”

    邱跃进似乎呛了口水,扶着栏杆,猛烈咳嗽起来,转瞬便咳得满脸通红,似乎,连肺都要掉出来了。

    他简直要被薛老三这番话气疯了,要说他邱某人生平也见过言语刻薄的,可从来就没见过薛老三这般不要脸的,能把矫情话说到这种程度,简直气死人不偿命。

    什么叫当面叫哥哥,背后掏家伙,这jiù shì !

    听听这王八蛋说的吧,什么叫他邱某人不应该小心眼,应该拿火电厂项目现跟他薛老三商量。

    可当时,他妈的事情都闹到那一步,谁不知道他邱某人弄出火电厂jiù shì 为了坑你姓薛的,你薛老三更是心知肚明,可这会儿偏偏说什么怪我邱某人心胸狭窄没来跟你商量,天底下有要害人之前先跟被害人去商量吗?

    真当他邱某人是二啊!

    姓薛的这种不要脸的片汤话也能说出口来,真不怕他天打雷劈。

    更要命的是这薛老三话里话外,透着各种温情各种关怀,他口口声声以三哥自居,埋怨起邱跃进来,又qīn qiē 至极,真像是负责的大哥训斥不懂事的弟弟一般。

    事实上,两人势同水火,冰炭不镕于一炉,uān xì 到了生死相搏的地步。

    可这王八蛋竟还能哥哥弟弟,说得既亲热,又噎死人不偿命。

    而最让邱跃进法忍受的,还是薛老三总提那火电厂项目,彼时,因为薛老三祭出红楼梦原稿,火电厂项目落户云锦,中道崩殂。

    彼时,邱跃进也不是没想过,顺水推舟,将那火电厂留在其他几个xiōn dì 区县,毕竟,他邱某人要为长远dǎ suàn 。

    试想,如今他邱某人是云锦的记,可谁能保证余年后他邱某人还是……的记,就不能成为市里的领导?

    邱跃进有极有雄心壮志的,成为德江市委的领导,在他眼里,更是顺理成章之事。

    而一旦成为市委领导,那他所处的ā dù ,便是从全局看德江。

    于此来看,火电厂不落在云锦,落在别的地方,倒样是他邱某人的绝大政绩。

    他甚至想过,将来外人提起火电厂,就会像如今提起蜀香王,影城,风景区,必然提起传奇版的薛市长一般,提到他邱记。

    可偏偏红楼梦问世后,当时的德江,已经被薛老三所掌握。

    其他几个xiōn dì 区县,根本没有一家敢和他邱跃进接触的,当此之时,谁看碰活土匪的霉头。

    似乎那数千万的投资不是金窝窝,而是大炸,人人避之唯恐不及。

    可以说,正是因为他薛老三的从中作梗,火电厂最终没有落户德江,反倒去了曾经火电厂预定的煤炭供应基地——广安,倒是合了省委一众大佬的心思。

    可这会儿听听薛老三是怎么说的,这家伙话里话外,不仅将火电厂不能落足德江的最大责任推了个干干净净,竟还倒打一耙,说他邱某人心眼小,因为和他薛老三不和,才把火电厂从德江挪到了别地儿。

    按说,如果单是薛老三阴阳怪气的讽刺,邱跃进也不至于如此生气,可薛老三这哪里仅仅只是讽刺,分明是将一口巨大的黑锅向他邱跃进头上罩来。

    加以时日,这种话传播出去,德江的bǎi xìn 怎么看他邱跃进?

    岂非要指着他邱跃进的鼻子骂吃里扒外。

    这种罪名邱跃进如何肯沾,又如何沾得起,他可是zhǔn bèi 在薛老三完蛋后,全盘接收德江的。

    邱跃进扶着栏杆,一通猛烈的咳嗽,转瞬,一张青气毕现的小脸便相似烧着了一般,头上打着厚厚发蜡的偏分也彻底不见了发型,好似鬓云散乱,初承恩泽,不胜挞伐的的娇弱美人。

    薛老三却似条征伐度的鲁汉子,死活不肯放过邱跃进,再度朝邱跃进碾压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