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不从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不从

    缘何蔡行天不用顾忌影响?dá àn 很简单,蔡记也如同得了薛老三承诺的周道虔,失去了最大的束缚,将省委一号的权力发挥到了最大。<--.......T...m》

    因为蔡行天在省委一号的èi zhì 上,已然欲求,也需脸面了。

    想要调离周道虔,那就随心所欲,调离周道虔,根本需kǎ lǜ 会不会破坏德江的政治局面。

    念头到此,黄思文的心理防线,又如何能不崩溃?

    毕竟,蔡行天能不顾一切地拿掉周道虔,难道还会给他黄思文留些脸面吗?

    若真惹急了蔡行天,动用最高权力,让他黄某人滚出德江,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而一旦离开了德江,黄思文还能去哪里,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德江,给他做跳板,画图,弄不好就被彻底打入九幽深渊。

    更何况,得罪了不顾一切地蔡行天,他黄某人完全有可能失去jì xù 寻觅政绩的机会。

    毕竟,蔡行天zhè è 省委一号真动了雷霆之怒,瞬间就能将他黄某人化为灰飞。

    想到此处,黄思文浑身冷汗直流,一张瘦脱了形的瘦脸,黑yī zhèn ,白yī zhèn ,显然,他内心深处动荡到了极点,此时,骨子里都散发着寒意。

    忽然,黄思文想起他方踏出高中校门,转到家乡的小镇担任公社会计的第一天,那爱读古文、做了一辈子公社副社长的表叔,曾郑重其事地跟他讲,“官场如战场。一朝深入其间,若想有大作为,大成就,必定经生历死,而一朝身陷其间,便再非这世间自由人,有时便想脱身,也由不得自己,需得时时谨慎,该舍便舍。千万勿要利令智昏。”

    当时黄思文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直将表叔这番告诫作了长辈仗着老资格身份对晚辈的几句教诲,不过是衬托老资格的身份之用,没有什么shí jì 的作用。

    可此刻。这几句话。陡然浮现在脑海内。他真是感慨众多,心念万千。

    眼下,他黄某人不jiù shì 深陷其间。脱离不得了吗,他所求的不过是踏实为官,好生做事,可一朝卷入官场漩涡,再回首时,昨日距今,已隔千年。

    邱跃进一直紧紧锁住黄思文的脸庞,将他脸上的这番精彩的面色变化尽收眼底,知晓黄思文最终还是被自己触动了,正杂念万千。

    他拍拍黄思文肩膀道:“思文老哥,你别怨我,也别恨我,要怨就怨薛向,谁让他不知轻重,得志猖狂,胆大妄为地跟蔡记顶起牛来,说实话,即便没有我邱某人,身为蔡记的弟子,你能袖手旁观?不过话说回来,你也用不着悲观,活土匪虽然难斗,但他是人不是神,今次火电厂上马的项目虽然搁浅,他薛老三不过侥幸胜了半局,咱们根本不伤,仍有再战之力,再说了,有我和蔡记戳在前头,即便事危,你黄大市长仍可从容而退,更何况,蔡记何等样人,那是南老的老部下,薛老三再是嚣张,能拿他老人家怎么样?他老人家安然恙,你还dān xīn 个什么?再者说,我邱家人也不是好惹的,你大可将一颗心放在肚子里,我邱跃进不倒,就绝伤不着你思文大哥半根毫毛。”

    邱跃进知晓黄思文已然被自己触动,然,他需要的是一个全心全意的黄思文,而不是一个心不甘情不愿,勉强为己所用的黄市长,一个橡皮图章的战斗力定然有限,两军对垒,黄思文身为己方重将,他自然希望其发挥最大潜力。

    是以,他才在那番威慑之后,道出这番看似推心置腹的话,想送黄思文吃个定心丸。

    熟料,他邱跃进话音方落,黄思文嘴角便轻轻拽起,一丝冷笑从撩起的森白门牙间射出。

    显然,邱跃进那番话,丝毫没入得黄思文耳来。

    是的,如今的黄思文历经沉浮,几经磨难,早非原来的莽撞大秘。

    邱跃进方才的拉拢之语,黄思文简直半个字都不信。

    说什么有蔡行天,邱跃进的照拂,他黄某人定然恙。

    他黄某人虽未读过兵,好歹也下过象棋,岂不闻两军对战,只有舍卒保車,弃車护帅的道理,何曾有过舍帅救車,弃車保卒的例子。

    他黄思文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若最后的战况恶劣到一定程度,他黄某人必定是以替死鬼的身份,推出阵前,斩首示众,平息纷争。

    邱跃进是真当他黄某人三岁小孩,欺负人到家了!

    更何况,有了他黄某人今次的自作主张地疏离蔡行天,他黄某人知晓自己和蔡行天的情分早就淡了。

    眼下不过是他黄某人还有可用的余地,若非如此,以蔡行天的脾气,哪里还会有半个字与他黄某人,只待时机一到,怕就将他黄某人就地正法了。

    双方间隙已深,他黄思文jiù shì 傻子,也不会相信邱跃进这番信誓旦旦的保证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邱跃进没想到这句话会应验在黄思文身上!

    这才过了几日,这位黄大市长便来了个华丽的转身,从原来的一根筋变成了如今的两头堵,精明得吓人。

    的确,他方才的承诺非是诓骗黄思文之用,一条已经和主人离心离德的狗,即便又舔脸靠拢主人,用罢之后,也是jìn kuài 宰杀了端上桌来的好。

    一言蔽之,他对黄思文的定位很明确,眼下的黄思文jiù shì 一张擦股屁的纸,如今还有些用处,待擦完屁股,迟早要丢进粪坑,随水冲走。

    可他没想到,黄思文能这般快地窥破其中破绽。

    邱跃进强辩道:“思文市长,你用不着撇嘴,我知道现如今我说什么你都不信,既然不信,那我就告诉你个秘密吧。”

    邱跃进眯着眼道,嘴角勾勒出一抹邪异的微笑。

    黄思文根本不信他的故弄玄虚,冷冷笑道:“秘密,什么秘密?难不成你邱记要保举我当省长?”

    刹那间,黄思文打定主意,不再向蔡行天和邱跃进靠拢。

    他已然看清了这两位是dǎ suàn 跟活土匪缠斗到底的,他黄某人掺合进去,多半也是充当炮灰的角色。

    要是前番没有自己的抽身之想,间隙未成,或许蔡行天和邱跃进还能将他当自己人。

    而如今,他黄某人有了叛逆的举动,论如何biǎ xiàn ,对方也只会将他用作炮灰。

    既然对方都不拿他当自己人看了,lì yòn完之后势必会被处理掉,如此算来,zuǒ yòu 都是要面对蔡行天的阴狠手段,黄思文反而释然 了。

    眼下,趁着活土匪尚在,德江的局面不稳,蔡行天jiù shì 不顾一切要调他黄某人,只怕也得给个相当不错的位子安置,要想将自己拍落九幽,短时间内,只怕蔡记也没有zhè è 精力去寻些由头。

    zuǒ yòu 是死,晚死不如早死,刹那间,黄思文全想开了,自然没有好话与邱跃进。

    “勿急,勿急,思文市长,听完我的秘密,你再做决定不迟。”

    说罢,邱跃进郑重其事地将门关上,把封紧,拉着黄思文,坐回了雪白的大床上。

    原本,黄思文暗自dǎ suàn ,不管邱跃进如何言语,他都过耳不过心。

    但此刻眼见邱跃进如此小心翼翼,神秘兮兮,黄思文心中惴惴,神魂难安,隐隐间他竟感到一股阴冷恐怖气息向自己袭来。

    邱跃进悠悠道:“思文市长,你道我为何下德江来,真是因为德江比那邵山更好发展?我告诉你,不是,德江终归是人家的地盘,我邱跃进还真没捡剩饭的毛病,我明白告诉你,在邵山我邱跃进也是个说一不二的人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边也有我的开创之基业,便想积功升官,于我而言,也是易如反掌,你说我千里迢迢,费尽心机跑到德江这鬼地方来做什么?”

    黄思文默然,的确,他从没想过邱跃进缘何跑到这德江来。

    他不清楚邱跃进在邵山的情况,只是以为这位邱衙内定是见着云锦有了良好的发展势头,才使动uān xì 调任此处,所为者不过是抢些功劳,攒些政绩。

    今次听邱跃进这番一说,他心中也是好奇至极。

    说实话,jīn uò 这三番五次的失败,他不仅自己心中气馁到了极点,存了打退堂鼓的念想,连带着他也想劝慰邱跃进不要jì xù 跟薛向做谓的意气之争。

    毕竟,德江如今的形势一片大好,遍地尽是功劳,大家即便不能和衷共济,也能各干各的,干嘛为了死赌一口气,硬对着死掐?

    再者,邱跃进和蔡行天的情况不同,蔡行天和薛老三积怨是深,既有因为蔡京而起的恩怨,又有薛向毁掉蔡记仕途之路的大恨深仇。

    且蔡行天如今这把年纪,已几乎欲求。

    他不顾一切,要寻薛老三计算总账,这完全可以理解。

    可你邱跃进年纪轻轻,前程远大,身为政府官员,所求者非是权力,政绩,而如今,薛老三将德江经营得风雨不透,要抢夺权利,不啻于天方夜谭,可要经营政绩,那可真是遍地皆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