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邱宅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邱宅

    

    

        


    邱家大宅坐落在皇城根角经委驻地三号院内,和其他老干部一样,邱家太爷亦十分钟爱这方方正正、团团圆圆的四合院。

    说其方正是因其造型,说其团圆,则是这种四合院的格局,原本就秉承了家人团聚,儿孙环绕的根本格局。

    讲究的就是个热闹!

    老人们年纪大了,反而愈加害怕孤独,是以这承载了的四合院,则分外受老干部们的欢喜。

    既然是顶尖大佬的住宅,再是平凡的小院也就有了不凡之处。

    的确,这座经委大院布局虽是简单,建材虽是普通,但经过了国手级的建筑大师们的精心雕琢,再是简单地建筑,也彰显出了典雅、风致。

    邱家的大院,没用各色奇石搭建繁复的假山,却用简单的黄梨木在那环宅曲水上搭建了各式的拱桥。

    不见华丽的楼阁,却遍布错落有致的亭台,若要总结邱家大宅的特点,只怕这幽静的环宅曲水,典雅的梨木小桥,古拙的雕花苍亭,皆不足以成为代表。

    最大的特点,还是这蔚蔚郁郁几成林海的绿树,对,就是这绿!

    这哪里还是宅院,若不细细观察,准得就当了花园,树林。

    放眼望去,满眼的尽是绿,除了中间的过道甚是醒目外,其余的幽径、小路无不被这占有欲旺盛的绿色侵占了大半。

    这么说吧,这座宅院内除了屋宇,过道,曲水,亭台,小桥。没有种植花草,其余的空地无不遍植了各式绿树,黄花,白芍。红枫。细细数去,此间开一个植被展览馆当时绰绰有余的。

    走了特殊通道。邱跃进回程自也极快,两千多里的路,坐了特快专列,十数个小时。也就到了。

    他是凌晨五点左右到的家,略略睡了几个钟头,便披衣起身了。

    说来,这个京城的家,他实在没回过多少次,每年除了春节,必须的团聚歪。几乎再无踏足。

    一者,他受不得家中的拘束。

    在外游学或从宦之时,仗着邱家人的身份,所到之处。无不奉他为上宾。

    这便养成了他喜爱奢华、推崇享受的毛病,而归得家来,邱家的老派作风让他万般不自在。

    先不说昨夜的硬板床,睡得他脊背生疼,早上简单的花卷油条,馒头豆浆,更是吃得他直梗脖子。

    邱大少讲究的便是,脍不厌烦,实在受不得这个。

    用罢糟糕的早餐,又恭敬地到各房长辈处问了好,他才如蒙大赦一般,鼠窜而去。

    归了房间,拎了壶上好的碧螺春,便在最北边的倚春亭坐了,那处地势最高,正能观赏到全院的风景。

    之间,鸟飞燕伏,放眼望去,杂花间树,不见屋瓦,就好似整个人又回归了自然。

    一壶茶,快要见底的时候,大门方向传来了动静,又等了三五分钟,便听见一道清亮的男声喊着“跃进,跃进,在哪儿呢?”

    光听声音,邱跃进便知来人是二叔的大秘葛光,当下远远应了声。

    果然,没多会儿,亭前的小路上便急急地行来一位身材高大、年约三十几许的中年男人,正是邱跃进二叔邱鹏举的大秘葛光。

    葛光快步急行,上得前来,便拉住邱跃进的臂膀:“走走,跃进,你可是让我好找,首长在消夏亭等你,可有半盏茶了。”

    邱跃进拍掉葛光的大手,笑道:“葛大秘,你说这话是不是太官僚了,二叔等我快半盏茶了,可我等二叔都快喝光了一壶茶,凭什么就成了我的不是,再说,是他找我,不是我找他,凭什么,他自己不来,忒会拿架子了!”

    葛光急道:“我的大少爷,都这会儿了就别摆谱了,我跟你明说了吧,邱主任今天的心情可不好呢,你小子可留点神,还不是为你折腾出的破事儿着急上火。”

    邱跃进早年丧父,自小便被这个二叔,也就是葛光口中的邱主任带大。

    而邱鹏举早年在外游宦,邱跃进便作了拖油瓶,跟随邱鹏举辗转各地,就如时下的小家伙。

    而这葛光,是从邱鹏举在县上任职时便作了他的秘书,十数年下来,倒是车马相随,唇齿相依。

    是以,这葛光和邱跃进的关系也极是亲密,二人言笑无忌。

    “你这话怎么说的,他心情不好不是很正常吗?经委那么多烦心的事儿,他邱主任要是心情好才不正常呢,再说了,忧国忧民的有几个心情是好的?另外,您说因为我的事儿,惹他邱主任不痛快。我就不明白了,到底我的什么事儿又让他操什么心呢,我哪件事不是都处理得了嘛,你葛处长少往我头上扣帽子。”

    邱跃进满脸严肃。

    “行行行,救你小子会溜嘴,亏得你不在京城长大,你就狗咬吧,得了,你的事我是不管了。”

    说着。葛光扭头就走。

    邱跃进撇嘴道:“哎哎,你这老葛,从地方到中央,官不见涨,倒是这脾气蹭蹭往上涨,我不就是说说嘛,你急什么,我又不去不去。”他还就吃葛光这套。

    消夏亭,亭有八角,占地十数个平方,其间置着一个圆桌,四个石凳,乍一看,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可走近细瞧,就能发现那石桌石凳皆是不凡,上面的花纹无一不精美异常,飞鸟走兽,腾龙祥凤,各成姿态,鲜活逼真。

    更妙的是邱家大院内的四个亭子,皆以春夏秋冬为名,正是四时之景不同,各亭皆能应之,当真乐亦无穷!

    这消夏亭四周遍植古木,郁郁葱葱,终年难见阳光,倒真是消夏避暑的好去处。

    当然,时下已入秋季,此间甚是阴冷,本不适合闲聚,然,此处大树环绕,私密性最佳,最是适合私聊。

    邱跃进到时,邱鹏举正端端正正地坐在主位上,这是个面貌平常却气度不凡的中年人,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净利落,五十来岁的年纪,和大多数共和国这个年纪的高官一般,正是精力、能力到达巅峰的时刻,狭长的眼角偶尔泛出精光,显露着锋芒。

    邱跃进老远便道:“二叔,您可真不够意思,我昨个儿到家,爷爷不在,您也不在,大老远的把我叫回来干什么,就专为了给我唱这出空城计?”

    邱跃进自幼跟邱鹏举长大,二人名为叔侄,却情同父子。

    对邱鹏举,邱跃进并不像对邱家太爷那般惧怕,说话、行止皆随意自如。

    邱鹏举却不接话,只端起茶,细品慢饮,待得邱跃进入得亭来,坐稳身子,他才慢慢开口,“跃进,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跟薛家老三对着干?”

    邱跃进眉峰一跳,脸色迅速恢复镇定,笑道:“二叔,您这话我怎么就听不懂了,什么叫我跟他对着干啊,摆明了是他跟我对着干,您说说,这德江又不是他薛家人开的,怎么就许他上马蜀香王,就不许我经营火电厂,,您是不知道,他薛老三在德江作威作福,目无领导,简直就是地方上的土霸王。”

    邱鹏举搁下茶杯,冷道,“他就是真的土霸王,轮的着你邱跃进同志抱打不平?别当上头的眼睛都是瞎子,短短一年半,德江就从蜀中的老大难行署成功跨入了拉动蜀中经济的的行列。这功劳是谁的?是周道虔,孔凡高,还是黄思文,抑或是你邱跃进的?你告诉我!”

    邱跃进方要张嘴,邱鹏举挥手打断道:“别说什么集体领导的功劳,没有薛家老三这番大刀阔斧的改革,德江能有如今的模样?要做大事的人,就没有一个循规蹈矩,墨守成规的,跃进,跟我你还不能讲实话?”

    邱跃进心中发苦,跟这个最了解自己的二叔,他确实玩不出什么花招,可他藏匿在心底最冰冷、阴暗角落的**又怎能宣诸口外呢?

    他一咬牙道:“二叔,真不是我跟他薛老三过不去,而是这火电厂我非上马不可,再说我堂堂正正地招商引资,拉动德江的经济,到底又犯了哪一家的王法,他薛老三凭什么横加阻难。”

    邱鹏举凝视邱跃进许久,叹口气道:“你还是不愿意说!得了,那我也不逼你了,其实,到底是什么原因,你心里最清楚,从你下云锦的当口,我就察觉出味道来了!不过也好,不跟真正的猛虎较量一番,你永远成不了气候,既然要干,就轰轰烈烈地干,咱们老邱家的人向来是只要不干,干则必成,不管对手是谁,都必须打倒,征服。”

    “二叔!”邱跃进动情地叫了一声,出乎意料,他竟获得了邱鹏举毫无保留的支持。

    他伸手要去抓邱鹏举的大手,手至半空,便又落了下来。

    他已是成年人了,倒是不好直接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感情。

    邱鹏举慈爱的看着他,拍拍他的肩膀:“跃进,现在和你对阵的薛老三你了解吗?”

    邱跃进知道这是邱鹏举的问难,意在帮他查漏补缺。

    (未完待续……)

    (.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