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为难

正文 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为难

    “就那么不待见我?”

    小妮子气苦道。<--.......T...m》

    “不是不待见,其实,在我看来,您柳总裁一直是做大生意的,我们德江哪有值得您操心的生意,您吃大鱼大肉的,德江的那点小鱼小虾,就留给别人吃吧……”

    不要钱的高帽,薛老三成堆地往小妮子头上砸落。

    “行行,我才懒得管你了!”

    说话儿,一旋身子,柳总裁踏着袅娜的猫步,进门去了。

    薛老三还待观赏下美丽的维多利亚港湾,一只枕头横空飞来,砸在头上,便听房内传来娇叱,“都几点了,你明儿不是要走了么?”

    话未说尽,余意已到。

    薛老三淫笑几声,张牙舞爪地朝门内扑去,没多会儿,室内的沉重的呼吸和婉转的娇啼,便凑出一曲和谐的乐章。

    ……………………

    进入七月,天气流火,天上毒辣的太阳似乎把人身上的衣服都烤化了,人们的穿着是越来越简短,方过下午,正是一天中太阳威力最强大的时候,烤得整个大地寂寂声,连躲在荫凉里的肥蝉都没了嘶鸣的力气,到处静静悄悄。

    诗家言:蝉噪林愈静。

    这静悄的环境中,一切响动皆愈发分明。

    德江市一中教务处办公室正发生着的一桩争端,并不是如何疾烈的吵闹,却短时间内传遍整个校园,集聚了不少的围观者。

    说来,时下正值暑假,校园内既学生,也多少教师,然这一吵闹,仍旧围满了人群。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吵闹的两位主体之一,实在是太过引人眼目,虽穿着朴素。却真如画上走下来的人物一般。

    “铁主任,请你注意你的态度,我现在还不是贵校的教师,你权对我呼呼喝喝。换句话说,就算我是贵校的教师,也有**的人格和尊严,并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苏美人简直要气疯了,今天,她到市一中,不过是办理个入职手续,哪里知晓,这姓铁的教务主任是前刁难、后阻碍,从进门开始。就没给过好脸色,好容易走完流程,临到分课。

    她苏美人志向所在的英文课,莫名其妙成了历史课,她苏美人专研哲学。虽说对历史也多有涉猎,可作为教育从业者,她更清楚时下国内的基础教育,恐怕还是英文教师更具稀缺性。

    再者,她此来德江,一是陪陪薛向,二是想完成造人任务。并非想要扎根德江,所以,她来德江一中做教师,不过是在打发空余时间之余,支持下地方教育。

    可地方上缺的不是照本宣科的历史老头,缺的是她这种接受过新式教育的新派教师。英语则是她认为最能提高学生接受新事物能力的科目。

    她原以为凭着她简历上那一连串显赫头衔,一中的校领导见了,不说是摆出求贤若渴的姿态,至少得刮目相看吧。

    哪成想这姓铁的泼妇,从头到尾都是蛮不讲理。竟看也不看简历,就直接将之扫进了柜台底下,如犯了更年期的悍妇呼呼喝喝,没完没了。

    苏美人再是好脾气,这下也甭不住了,更何况,最近一连几天,只要出门,几乎事事不顺,不是这个找茬儿,便是那位犯贱,把她的火星子撩拨得旺盛至极。

    今次,又遭遇姓铁的泼妇理取闹,她的火气一下子就迸发了。

    不成想,她火气旺,姓铁的火气更旺。

    “人格?尊严?胡扯瞎扯什么玩意儿,我是领导,你是下属,我说什么,你听什么,学校安排你上什么课,你就上什么课,你挑什么肥,拣什么瘦,看你穿的这身衣服,妖里妖气的,学生见了你这样子,能上进去课,那才有鬼了,看看,你看看,你身后的那些毛孩子,哪个眼神儿是正常的……”

    铁主任此话真可谓刻薄至极,寻常男孩哪有不暗恋成熟女性,尤其是美丽教师的。

    但这种暗恋,纯系禁忌,说穿了,也不过是青春期萌动,再是正常不过,但也绝不能被随意宣诸口外。

    此刻,这位铁主任为了在言辞上争锋过苏美人,连这等污水都朝苏美人泼来了。

    这不,铁主任此言一出,不止苏美人气得一张玉脸像是点燃的火焰,围观七八个半大小子争先恐后跑了个没影儿,一个赛一个地挂着红脸。

    “你胡说,我大嫂长得就是好看,谁不愿意看好看的人呀,难不成还要强迫大家盯着你看么,反正我是不乐意的!”

    小家伙抱着小白,终于脆生生地开腔了。

    铁主任年过四旬,五短身材,偏又肥胖,又剪了这个时代最老气的篦头短发,整个人实不堪看,仗着平素泼悍和手中权力,谁也不会在外貌上取笑于她。

    今次,小家伙为苏美人出头,捅破了这层户纸,周遭的人再适时发出些哄笑,刷的一下,铁主任的愤怒值就蹿到了顶峰。

    “哪里来得小王八蛋,有娘养没娘教的东西……”

    铁主任看着是教务处主任,可实际上不过是靠着当年的“唯成分论”,由公社推荐上的高中,肄业后,先在农村小学任教,后来因裙带关系,才坐上了宝丰一中,也就是德江市一中教务主任的位置。

    究其根本,不过份属寻常村妇之流,剖其本性,更在那悍女泼妇之列。

    此刻,小家伙戳中她面恼羞成怒之下,铁主任哪里还顾及此间是教学育人的象牙塔,更不顾及场外围站的十数教职工,张口就倾泻出大粪来了。

    “啪!”

    铁主任话未及半,苏美人竟重重一巴掌抽在她那圆乎乎的肉脸上,一声脆响传出,连带着荡起一圈肥肉波浪。

    细说来,苏美人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古典淑女,游学欧美,积极参与体育运动,风格既秉承中华妇女的传统,又浸淫了国外的开放、直爽、敢作敢为。

    铁主任辱及她还好说,可连对小家伙都口不择言,满口喷粪,她要是再不法亮出颜色,往后不知道薛老三该怎么看她呢。

    却说,苏美人一巴掌抽出,满场震撼,铁主任捂着胖脸怔怔许久,才回过神儿来,念头方转醒,“呜啊”一声,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便张牙舞爪地朝苏美人扑来。

    她方待动作,一道白影电光一般从她伸张出来的胳膊上掠过,紧接着,铁主任便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呼,白光过处,她那圆得看不清关节的手腕,被划开一道长约三寸,血肉外翻的口子,鲜血瞬间染得满手都是。

    出手,不,出爪的自然是小白。

    薛老三临行前,交代过小家伙,带着小白,守卫好苏美人,防卫的本是邱跃进这居心不良之辈,此刻苏美人遇袭,小家伙哪有不出手的。

    小白乃是掌中白虎,本是异物,昔年在明珠时,对阵守山犬,尚且不落下风,及至今日,已迈过幼虎期,筋骨大成,势如闪电,劲赛猛虎,若非小家伙再三示意,小白不过拿晶莹剔透的爪子,在铁主任手腕处搭了搭,若是劲到实处,整条手腕早就被它轻轻松松给卸下来了。

    “呲呲,赵杰,王华子,你们他妈的都……是死人啊,还愣着……干什么,呲呲,抓起来,抓起来,把这贱毛抓起来,打死打死……”

    铁主任边死死捂着手腕,边抽着冷气嘶喊周遭围观的教职工们出手相帮。

    在市一中,铁主任积威甚久,一声嘶吼,倒也有三五个上赶着拍马的男女,挤出人群,朝小家伙涌来。

    “我先警告你们,别靠近噢,我家小白可不好惹,受了伤,可别哭鼻子,更不许怨我!”

    小家伙指着围来几人,一板一眼说道,说完,又敲敲小白脑袋,嗔怪道,“不是交代几遍了么,轻轻搭一下就好,看你把人家弄得血呼啦的,罚你晚上不许吃肉,前面这几个人再敢上前,把它们腿肚子挠一下,不许太重噢!”

    小家伙方唧唧歪歪地交代完毕,几双大手已经朝小白抓来。

    就在这时,小白脱手而出,在五人腿空之间,划过一道白光,眼睛一眨,便又钻入小家伙怀里,雪白的小脑袋昂起来,冲着小家伙吐吐粉红小舌头,伸出爪子还冲底下那五位已然躺倒在地,哀号不止的男女比划下晶莹如玉的小爪子,似在说,“我可没使力气,是他们太不中用!”

    小小白猫,竟是如此悍勇,转瞬就放倒五位成年男女,围观众人再也人敢动,便是先前不兹骂张牙的铁主任,也彻底偃旗息鼓,捧着血呼啦的手腕,不住呲气。

    场面弄成这样,苏美人也失了心气,瞪了小家伙一眼,拉着她小手,便要离去。

    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突然分开了,一个秃顶中年挥开众人,急急行了进来,人未定,声先出,“吵吵,吵吵什么吵吵,这里是教育单位,不是菜市场,都吵吵……”

    来人正是市一中校长朱大勇,他喊了一半,才发现地上躺了不少人,鲜血淋漓,场面极是壮观。

    ps:

    莫急哈,下月恢复双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