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狡计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狡计

    

    

        屠罢三人,薛老三如疯虎入羊群,大关刀舞得风雨不透,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好似启动了一部巨型搅拌机,周边的钢铁、人肉,皆在他这搅拌机极速工作之下,被搅得稀碎。

    众武士不是没想过武道神话的恐怖,可是再恐怖,也不过是按照武技范畴内去推理,揣度武道神话的能力

    可今次和薛老三一交手,这帮武士才知晓自己错了,简直错得离谱。

    这哪里还是凡人的本事,简直就是妖魔,神仙,真正的。

    的确,修习武道能增强耐力,体力,速度等各项,可那都是寻常能理解的存在,可谁能理解武道修习到一定程度后,竟会强大到薛老三那个程度,简直就是人形兵器。

    面对这等人形兵器的围剿,别说反抗,便是连反抗心思,也被薛老三那惊世骇俗的杀招,磨灭了个干净。

    最后二三十人,彻底被薛老三那神鬼一般的杀戮,给惊散了魂魄。

    待见薛老三鬼魅般扑来,竟是连抵抗也忘了。

    薛老三既存心灭杀,心中更无半点怜悯,他不觉鬼子祭拜战犯有什么不对,自然饿不会忘了鬼子在中华大地上干的事儿,,弱肉强食,当年小鬼子对我神州苗裔犯下杀戮滔天,今日也就别怪他薛某人辣手无情。

    薛老三毫不犹豫的便将大关刀劈了下去,刀及半空,忽地,他心神猛地一振,浑身三千六百亿汗毛全部张开,连一头浓密的黑发,都齐齐立了起来。

    不见不闻,绝险而避,一羽不能落绳蝇不能加,先天警兆陡生,薛老三竟感觉到一倒前所未有的杀机,朝自己袭来。

    霍地一声,他奋起全身力道,及时变力,大关刀化作一道流星向西北天空疾驰而去,身子蜷缩一团,快得几乎以人眼看不清的速度,一闪就到了二十米开外。

    他身子还未定住,但天轰的一声巨响,他原来所站位置不远处的上空发生了一道剧烈的爆炸,但见一道耀眼的亮光过后,以爆炸点为圆心,方圆二十米内,再无活物,不仅那三十余岛国武士,被炸了个周遭花草树木尽皆催折。

    便是薛老三遁出二十余米,逃过了爆炸的杀伤范围,依旧被那强劲的冲击波,带得身子一歪。

    歪倒霎那,薛老三暗暗咬牙,“还是他娘的低估了小鬼子的阴险!”

    原来,从爆炸的威力,薛老三已然辨出了这是特种榴弹炮爆炸这种炮弹堪比小型导弹,爆炸威力强,半径大,绝对是屠城灭国的绝大杀器。

    若非薛老三国术通神,感悟自生,在炮弹出膛霎那,预兆到不好及时抛飞了大关刀,直击呼啸而来的榴弹,半空中击炸了榴弹,以致于榴弹未到落点便发生了爆炸,控制了爆炸半径,否则,便是薛老三真是精钢一般的身子,也得崩出豁口来

    而这榴弹炮自何而来,答案是唯一的,必是出自军方,且对方布局极是阴险,想他薛老三的感知能力惊人,此前,既未捕捉到杀机,也未窥查到埋伏,显然对方是早知此间之事,随后包围上来的。

    一发榴弹炮炸响,预视着军方的到来,局面彻底崩坏!

    自卫队战士论及个人搏杀能力,自是远逊一众岛国武士,可手中持了犀利火器,外加超强的纪律性和团队精神,薛老三便是武道神话,国术宗师,陷于重围,只怕也是输面居多。

    毕竟,人力有时穷,除非他这国术宗师,再进一步,破碎虚空而去,否则,拳脚怎能敌得过枪炮,武技怎能敌得过科学?

    更何况,他薛老三国术修习到这种程度,前面似乎已然无路。

    却说,薛老三正暗暗惊诧眼前的危局,危机毫无预兆地降临了。

    他被那炮弹罡风刮得身子稍稍歪倒,神魂未定之际,胸前像是被巨人拎着大锤,狠狠锤了一击,垂得他远远飞了出去,直飞出数丈。

    薛老三伸手在一棵老松上一抹,复又站稳了身子,转身一记铁山靠,将两道如影随形攻来的黑影,靠得飞了出去,这才站住了身子,俯察内伤,胸骨位置已然现出丝丝裂缝,腹脏虽未出血,那是被他暗施妙术,锁住血脉

    实则,方才那重重一击,几乎是他生平对敌以来,所受之最大伤害。

    其中险恶,甚至不足以用言语形容,若非他跨入宗师之境已然日久,铜皮铁骨,五脏坚实,这重得能开碑断石的一击,定能要了他性命去

    “小小岛国,竟是武道荟萃,高手辈出,想不到,真想不到!”

    薛老三拂了拂身上的尘土,盯着神象尊者左侧的枯瘦矮小的老者赞叹道。

    只一击,薛老三便估测出了出手之人的本领,他薛老三的身体,就是真有巨汉拿巨锤锤砸胸口,也定然安然无恙,而来者只是一掌,便叫他受了如此伤害,其人本领,简直就是生平未遇。

    可以说,这枯瘦矮小的老者,论修为,只差他薛老三一线,半只脚已然踏进了国术宗师的门槛,强过那神象尊者不止一筹!

    “武道荟萃?几分钟前,可以这样说,现在,看看这满地伏尸,尊驾不觉是讽刺么?”

    枯瘦老者锁眉沉声道,“尊驾既然武道通神,当知冤有仇,债有主,盛田昭夫既已殒命,尊驾缘何狂造杀孽!”

    “苦金刚,和这魔头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你我还是趁着顺手,扑杀此僚,证道神话是极!”

    神象尊者长啸出声,手中不住盘着不知何时取出、固定在铅球一端的沉铜锁链,双目满满,竟是杀气。

    方才,他受了薛老三一击,身受重创之余,亦是魂摇胆落,甚至在薛老三屠杀千鹤长老等人之际,调息血气之余,已存了逃亡之心。

    直到榴弹空爆,苦金刚陡然现身,神象尊者整个精气神皆为之一变!

    昔年,吟剑阁,一刀斩因他屠杀大禅寺之事,纠集岛国正道同盟,围剿他神象尊者,反被他神象尊者袭杀的丢盔弃甲,元气大伤,后来,他神象尊者之所以避居东海边的小渔村,潜心修炼

    便是因为,这苦金刚忽然出世,插手了他和正道盟的争斗,将他击成重伤。

    其时,苦金刚已然七十余岁,

    今次,神象尊者再度出世,原以为苦金刚已然过世,即便尚存活于世,境界不得突破,也势必衰衰朽矣,寻一孤村,僵卧待亡,苟延残喘罢了。

    哪里知晓,苦金刚甫一出场,便将那妖魔般的武道神话重创,此等手段,简直惊世骇俗。

    内有苦金刚加入战团,外有军方合围,这武道神话便是座铁山,今次也得被融化了。

    屠得武道神话,证己大道,不正是他神象尊者毕生所求么?

    所求在望,云胡不喜!

    “住口,你这欺师灭祖之辈,有何面目立于世间!”

    苦金刚沉喝一声,神象尊者毛发竟被他这暴喝之声,鼓荡开来。

    “尊驾若有悔恨之心,老朽做主,散开外间包围,放尊驾自去,毕竟,冤冤相报何时能了,人死不能复生,老朽也不愿再造杀孽,尊驾只需立下一誓,终身不踏我天照神土即可!”

    苦金刚虽未着僧衣,持禅杖,踏芒鞋,却是慈悲外溢,宝相庄严。

    薛老三定定半晌,却不言语,眉目紧锁,似在沉思。

    反观神象尊者,见苦金刚竟是如此许诺,心下骂翻了苦金刚这只知修炼、不通人情的老顽固。

    这世上竟还有如此迂腐之辈,相信什么誓言,

    他欲要出言相劝,却见苦金刚直眉怒目,朝他逼来,

    “尊驾速速决定,十息之数后,我方再不留手!”

    苦金刚断然喝道!

    “我何时要你留手了,老子生平还没挨过这么狠的巴掌,你个糟老头子打了一巴掌,想就这么算了,除非你自捆两耳光!”

    薛老三悠哉道。

    “区区两耳光算得什么,只要尊驾起誓,老朽自断一臂,又有何妨?”

    苦金刚依旧一副悲天悯人的慈悲相。

    他话音方落,薛老三忽地哈哈大笑起来,“雕虫小技,也敢来钓我,受死吧!”

    话未落,足下一点,人便朝苦金刚射了过来。

    “贼子敢尔!”

    苦金刚喝斥一声,不避不摇,直直迎上前来,心中却是泛苦。

    原来,他方才故作悲天悯人之状,要平息纷争,似乎只要薛向肯立下誓言,两边罢手,便能前怨不纠,不过是要动摇薛向敢战的决心!

    武者对敌,必胜之决心一旦崩溃,必然不战先败,就如同先前那数十武士一般,尽管身怀超乎常人之能,却如绵羊一般,任由薛老三宰杀

    苦金刚开出看似合理的条件,且作出悲天悯人的模样,无非是要薛老三知难而退,动摇信心。

    当然了,若是寻常境况,苦金刚也不会多此一举,毕竟武道神话心智坚韧,圆融,如何肯被只言片语所动摇。

    然今次却是特殊,强敌在侧,大军包围,便是武道神话也未必没有陨落之忧惧。(未完待续……)

    (.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