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我是林教头?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我是林教头?

    说来,她非是贪玩厌学的小孩儿。

    可时下距离暑假开端不过才过去数天,初始两天,薛老三自己都整日带着小家伙疯玩。

    而小家伙才到德江,这股新鲜劲儿压根儿没过,哪里会安心向学。

    就拿这会儿来说,看着她小人儿搬了板凳在树下用功,不过是她估摸着到了薛向下班时间,故意做的样子。

    这会儿薛老三要检查作业,她压根儿没在纸上落下几笔,哪里敢拿给薛老三看。

    而薛老三正是极度了解自家小妹妹的脾性,才故意这般问她,让她别来烦人。

    果然,小家伙眼珠子在眶里乱转,抱了本子,冲薛老三做个鬼脸,“人家还没写完呢,写完了一起给你检查,现在我去给大嫂帮忙咯,您别添乱!”

    说话儿,便蹦蹦跳跳去了。

    打发走了烦人精,薛老三便又在椅子上坐了,招了招手,小白窜进怀来,他伸手抱了小白,轻轻替它捋毛,脑子里便盘算起了这位邱书记。

    细说来,此前他对接了自己班的邱跃进就没多少好感,也没看得很重,他甚至没怎么想邱跃进忽然空降云锦的动机。

    在他眼里,邱跃进算不上盘大菜,不过是作了喜炫耀,爱威风的小子。

    毕竟,衙内界里,自视甚高,爱把挑战名声远播的前辈衙内作为自家功勋的,不在少数!

    可现在,薛老三却不这么看了。这姓邱的只怕压根儿就不是为他薛某人来的,反倒是奔着他薛某人老婆来的。

    事到如今,姓邱的,形迹已露,初到德江,在他薛某人办公室,就敢让他薛某人转送苏美人丝巾。

    今天,邱跃进和苏美人竟然又在菜场巧遇了,更巧的是,苏美人还遭遇了麻烦。恰好被邱跃进撞上给解决了。

    薛老三甚至不用动脑子。就知道这里头有问题,姓邱的不在云锦当班,大上午的,来宝丰做什么。更离谱的是。还他妈去了菜场。这不是开玩笑嘛。

    念头至此,薛老三心火陡旺,姓邱的简直是色胆包天。这他妈完全是要上演高衙内戏林娘子的节奏,可惜他薛老三不是窝囊废林冲。

    “妈的,非弄死小王八蛋不可!”

    薛老三暗自咬牙,遇到这事儿,还有什么狗屁政治家的城府,胸襟,是个男人都得着急。

    头一次,薛老三有些憎恶这身官衣,要是没这身衣服,他哪里会放邱跃进离开。

    “老公,饭一会儿就得,你先收下桌子去。”

    薛老三正胸闷气短,正围了围裙在灶台间挥舞着锅铲的苏美人,忽然冲他喊了一句。

    “知道了!”

    应和一声,他便放下小白,站起身来。

    他不打算将内情告知苏美人,外面风雨满天,他这做男人的一肩挑了就是。

    一餐饭吃罢,三人便各自归房午睡,待得苏美人呼吸匀停,薛老三便翻身而起,步到堂间,拨了个电话,电话很快就通了,传来道冷峻的男声。

    “谁啊!”

    声音高昂,极具气势。

    “我是薛向,叫蔡国庆接电话!”

    “啊!”

    那冷峻男声的主人,顿时像被掐了脖子的鸡崽儿,尖叫一声,急道,“首长好,我是蔡局长秘书小曹,蔡局长在开会,我马上通知!”

    说话儿,电话里隐隐传来皮鞋叩地声,那边的小曹似乎在立正敬礼。

    没等一分钟,蔡国庆便赶到了,抓过电话,便沉声道,“首长,有什么指示!”

    公安局长是权重单位首脑,份量极重,较之普通的常委,其实也不过一线之隔,后世公安局长基本都挂了副市长,且入常的不少,便是明证。

    从这个角度讲,蔡国庆用不着对薛向如此恭敬,以“首长”呼之,可实际上,蔡国庆这声“首长”喊得是心甘情愿,甚至还有几分胆怯。

    毕竟,能呼薛市长首长的似乎都是戴裕彬,江方平这些薛市长的绝对心腹,他蔡国庆似乎离心腹还差着好几线呢。

    “是这么个事儿,我爱人早上在城东市场买菜,和一辆吉普车发生了摩擦,你把那辆车的车牌号查出来,别的不用管了!”

    虽然料定邱跃进蓄谋已久,但薛老三还是要确定一下。

    当然,有些证据,该搜集的还得搜集,该掌握的定要掌握,毕竟,邱跃进不是一般的衙内,也不是他薛老三想翻脸,就能一巴掌扇死的,便是要扇,也得扇得对方有苦说不出。

    “什么!”

    瞬间,蔡国庆毛都炸了,一边的小曹瞧着蔡局长那张瞬间黑成锅底的老脸,心中惴惴不已,几乎以为蔡局长疯颠了,竟敢对薛市长吼叫,这是要飞蛾扑火的节奏么?

    小曹哪里知道,蔡国庆这吼叫,根本就不是冲薛向,而是惊怒交集,“首长,我向您检讨,本市的治安形势,的确乏善可陈,这是我工作的失职,我正在召开……”

    眼见着蔡国庆痛心疾首,就要滔滔不绝,薛老三干嘛打住,“行了,我没说要追究谁的责任,就是个小小事故,你只要把车牌号查出来,报给我就行了,别的什么也不要做,听明白了么!”

    “听,听明白了!”

    蔡国庆不明白薛向这是要干什么,要找那吉普车主人给自己老婆出气,完全可以让他蔡某人出手啊,整个德江,什么暴力机器还比得过他公安局。

    “难不成是薛市长还不信不过我?”

    一念至此,蔡国庆汗毛都立起来了。

    薛老三似乎有透心术,隔着电话就能猜到蔡国庆心中所想,安慰道:“私人恩怨,我想自己解决!”

    薛向这杀气腾腾的话一出口,蔡国庆反倒放心了。

    人心叵测的官场就是这样,坏话往往比好话可信。

    “保证完成任务!”

    啪的一声,蔡国庆隔着电话,立正敬礼。

    挂了蔡国庆的电话,薛老三又给张彻去了个电话,问的自然是邱跃进的动向。

    此前,他没把邱跃进当个人物,根本没把他看在眼里,现在,他也没把邱跃进当成人物,不过列为必须剪除的对象。

    不说邱跃进如何,单是他这个姓氏就值得他薛老三费这番功夫。

    挂掉张彻的电话,薛老三暗忖,这姓邱的倒也非是草包一个。

    这家伙入主云锦快半个月了,初来那日,姓邱的来过他办公室,直言明告,他有大项目要进驻云锦。

    当时,薛老三还真盯着这事儿呢,惜乎,姓邱的那边没有多少动静儿。

    就是今次打电话给询问张彻,邱跃进这个书记在云锦也几乎走得是隐身路线,除了大会小会,坚决出席,混个脸熟,书记该动的人事手术,却是一次也没见这人动作,颇有些潜龙隐匿九渊的味道。

    挂了张彻的电话,薛老三又给贾生去了个电话,如今他薛某人虽还挂着蜀香王厂长的职务,其实,蜀香王的生产,管理,他早就放手交给了贾生。

    于企业管理一道,他薛某人还真就是外行,他有自知之明,外行不去干预内行,且卖身而投的这位贾生贾主任,有几把刷子,这些日子,也都试出来了,蜀香王交到他手里,薛老三放心。

    细细询问了贾生几句,薛老三便放下心来。

    如今的蜀香王销售合同虽然签订了,但生产和市场反响,依旧是薛老三关心的,毕竟合同只是一世,品质和口碑才是长远。

    贾生传来的消息,让他很是放心,如今的蜀香王在市面上的反响依旧火爆,整个生产也从最开始的慌乱,进入了正常轨道。

    云锦农田改植工作,在张彻的主持下,也推进得极是顺利。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至少蜀香王这只下蛋金鸡,暂时还是活蹦乱跳的。

    放下给贾生的电话,电铃立时便又跳了起来,不接电话,薛老三便知道准是蔡国庆打来的。

    都二十分钟了,若是二十分钟,蔡国庆还查不出一辆车的车牌,那这个公安局长真该考虑换人了。

    “江汉的军牌,车牌号军6602,首长,车还在宝丰,要不要截下来?”

    蔡国庆壮着胆儿提议。

    虽然薛市长方才说了,不要自己插手,可若真能在此事上插上一手,以后在薛市长心里的份量,肯定就不同了。

    当然了,截军车,以前的蔡局长可是没这个胆量。

    毕竟,这年头吉普车稀罕,部队里能用得起的,必定是中级以上军官。

    这年月,部队对地方,还是有心理优势的。

    不过,现在嘛,蔡局长是压根儿不惧什么部队不部队的,不见背后这位薛市长背后就戳着部队大佬们

    上次的常委会,从不在会上表态的军分区政委周国良都举手了,区区一个军牌车,他蔡局长还不敢抓?

    “行了,你就别掺和了,干好本职工作,老蔡,我丑话说在,德江今年的治安状况要是比去年有所下滑,我这关你先就过不去。”

    说话儿,薛老三便把电话撂了。

    他要蔡国庆查车牌,便是要探探到底是不是邱跃进的人马,顺道抓抓小辫子,到时收拾了姓邱的,在上面打官司时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