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联强击弱

正文 第七十八章 联强击弱

    黄思文犹记得昨日散会时,这位顾书记兼顾市长,也是大为光火,怎么一觉睡醒,这位忽地光风霁月,好似大彻大悟一般。

    其中没有猫腻儿,无论如何,黄思文也不相信。

    “顾书记定然是得了高人指点,那就别藏着掖着了,赶紧说吧,我这儿什么状况,你也清楚,大的小的,是人是鬼,都敢欺我一头!”

    黄思文之所以怒火万丈,非只因为昨夜的分赃大会不欢而散,更多的却是他这个市长的存在感缺失。

    彼时,千方百计逼着薛向签的合同,现在看来,却是鸡肋,不,简直就是套在自己脖子上的锁链。

    如今,薛老三借着那一纸合同,大权在握,简直快掌握整个市府了。

    名义上,他黄思文是市长,实际上,现在满德江谁不是把姓薛的当正印市长。

    方才,就连刘洪这等边缘人物,也敢不顾他黄某人的面皮,强行离去,去响应薛向的召唤,这不是红果果地打他黄某人的脸么?

    顾明俊知晓黄思文最近为什么心烦,其实,说来,他和黄思文相交许久,可从前黄思文身为省委一秘,高高在上,有蔡行天光环笼罩,顾明俊只觉这位黄大秘也必然是极有手腕的人物,可这一个月相处下来,顾明俊才知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对黄思文,他就四字简短的评语:中人之姿!

    按说,中人之姿。也非贬义词,但这是对普通人来讲,可对一位掌管数百万人口的大市市长来讲,这中人之姿,就等同于无能了。

    可黄某人再是无能,因为两人的后台彼此拴着,顾明俊也不得不朝其靠拢,甚至还得在黄某人遇上麻烦时,绞尽脑汁地为他想主意,渡难关。甚至。还得替他请示背后那位,动用上层智慧。

    这不,此刻,他满面春风而来。便是来传达上面给出的建议的。

    却说。听黄思文动问。顾明俊也不绕圈子,笑道,“还是市长目光如炬。知道我脑子笨,定然想不出好主意,不错,是李老的主意,就四个字,联强击弱!”

    “汗颜,汗颜,竟然劳动李老了,这回真是把人丢到太平洋了。”

    黄思文猛地站起来,绕着沙发急行。

    这李老不是别人,正是蔡行天的智囊兼文胆,和顾明俊背后那位也相交莫逆,也是联接蔡行天和顾明俊背后那位的桥梁。

    此刻,黄思文闻听是李老出的主意,一方面暗呼有救,一方面又担心自家这番束手无策,落在李老眼中,会大大失分。

    焦急半晌,忽地想起这“联强击弱”到底是指何意,自家还不清楚。

    黄思文本待出言相问,可又怕问出口来,实在丢脸,只好继续闷头,围着沙发,绕着圈子。

    顾明俊心中好笑,却也懒得看他笑话,道,“我猜李老的意思,大概是希望您和周书记联合?”

    “同姓周的联合,凭什么!”

    黄思文猛地住脚,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瞪着顾明俊。

    短短一个月下来,他和周道虔的关系迅速恶化,真正印证了权力的魔力,也印证了官场上一号,二号天然敌对的至理。

    昨天的会上,黄思文原本存了大希望的,就因为和周道虔谈不拢,最终,功亏一篑,此时,顾明俊竟叫他和周道虔联合,岂非天方夜谭?

    顾明俊道,“市长先别急着拒绝,不如细细品咂这四个字!”

    顾明俊这句话点醒了黄思文,此策若是顾明俊出得也罢,偏偏是李老道出,其中深意就不得不细细琢磨。

    黄思文沉下心来,细细品味着“联强击弱”四个字,强者,周道虔也,弱者,诸如孙明,戚喜之类也,联合周道虔打击孙明,戚喜之辈,好处是什么,不言而喻,获胜的可能性,是板上钉钉的,而获得胜利后……

    念头到此,刷的一下,黄思文站了起来。

    他霍然开朗了,周道虔是讨厌,可与之联合的可能性不是没有,政治上的事儿,从来就没有绝对的朋友,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而联合周道虔的最大好处便是,能将孙明,戚喜之流,排除在分饼人之列。

    眼下的人事布局,就好似一块大饼,原先,饼的周围围坐了周道虔,他黄某人(顾明俊),孙明,戚喜,可谓五个人,四条心。

    一块饼,分四份,正是因为大家都想多份,打闹起来,不欢而散,以至于这块饼最终大伙儿都没吃到口来。

    于今,若是他黄某人和周道虔联合,那孙明,戚喜,势必丧失掉分饼的权力。

    如此,一块饼就由两个人来分食,他和周道虔的矛盾再是如何大,在能尽可能多分大饼的前提下,也必然能达成和解。

    而在这巨大大饼面前,显然他和周道虔的矛盾就成了次要的了。

    ……………………

    “首长回来啦,中午饭想吃些什么?”

    戴裕彬笑嘻嘻道。

    跟薛向相处日久,他早多了项察言观色的本领,查验别人或许力有未逮,但查验薛向,那是一查一个准儿。

    据他所知,这半天功夫,自家首长别的事儿没干,就串了两趟门子。

    这会儿折返,脸上微微挂笑,显然,这是该办的事儿,不离十了。

    “别折腾了,你嫂子昨儿个来了,没准儿做好饭,在家等我呢,就不在食堂挤大锅饭了,对了,你跟刘秘书长打个招呼,我下午在家休息,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儿,让他上报黄市长!”

    打个招呼,薛老三便径自去了。

    留下戴裕彬站在原地怔怔发愣,暗自感叹高人行事,就是不一样,这天大的事儿人,到了人家手里,举重若轻就给办了。

    薛老三到家的当口,果然,苏美人和小家伙皆在厨间忙活,行到近前,苏美人围着围裙正在灶沿摆弄锅铲,大黑锅内,躺着一堆青青豆角,混着高温油脂,正散发着惊人的香气。

    小家伙不知从哪儿弄来条小围裙披了,拿了把银色小刀,正对着水汪汪的白萝卜使力。

    小白最先瞧见薛老三进门,冲他嘶吼一声,苏美人,小家伙这才发现了他。

    “回来啦,出去出去,去堂屋看看报纸,饭一会儿就得!”

    苏美人晃了晃身子,挤了挤身后的薛老三。

    薛老三知晓自家娇妻是如自己一般,在奉献着壹份爱心午餐,当下,也不阻止,随手弄乱了小家伙精心打理的小分头,在小人儿的一片抱怨声中,出得厨房,转回了客厅。

    拿起茶几上的壹份新华日报,薛老三翘起二郎腿,静静翻阅了起来。

    他目力极佳,思维无碍,阅起报来,自是极快,短短数分钟,便将厚厚壹份报纸阅罢。

    报上有三条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其一,共和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京城天桥百货股份有限公司诞生。

    其二,共和国软件行业协会成立。

    其三,华英关于香港联合声明正式签字。

    这三条消息,除了第三条外,在当时,都没引起多大波澜。

    可在薛向看来,第三条在老首长提出了“一国双制”的时候,港岛回归已无悬念,如今联合声明正式签字,不过是板上钉钉而已。

    而前两条消息,在他这个魂穿之人看来,却是有划时代的意义。

    前者,标志着国企改革迈出了最艰难的一步,突破了体制的桎梏;后者则意味着一个在未来光芒万丈的行业的诞生。

    薛老三不禁想,前一世若是自己肯对着国家大报新闻下功夫,勤钻研,上辈子未必不能抓住机会,富甲一方。

    薛老三正缅怀遥远的前世,忽地,小家伙捧着一盘清炒苦瓜,蹦蹦跳跳,打着口哨,从门外钻了进来,途经薛向身侧时,还故意挤眉弄眼,将菜盘从薛向眼前一晃而过。

    惜乎,一个不留神,小身子撞在了沙发上,手里的瓷盘立时便要脱身而出。

    歪坐在沙发上的薛老三立时动了,双掌挥出,满室生风,几片脱盘而出的苦瓜竟被掌力带得倒飞回了盘里,便连一滴油花都不曾飘落,瓷盘便被薛老三稳稳抄入手中。

    “净会得瑟,都多大了,还闹!”

    薛老三唬脸道。

    “人家考考你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灵敏,得意什么呢!”

    小家伙翘着小嘴反驳一句,又颠颠儿朝厨间跑去,方才献宝不成,反倒献了丑,小人儿脸上有些发烧。

    薛老三摇头苦笑,将菜上桌,又摆弄好椅子,便也折身入厨。

    午餐,苏美人显是用了功夫,三荤俩素一汤,俱是用粗大器皿盛放,此外,还有足足一盆饭。

    很明显,苏美人知晓自家男人的饭量。

    一餐饭吃罢,三人各自归房午睡。

    下午两点时分,薛老三开车载了苏美人,小家伙,朝城南行去。

    车上,苏美人,小家伙屡次问所去何处,薛老三只是不答。

    车行十余分钟,终于在一座青砖红瓦的宽大院落前驻了车。

    还没下车,小家伙便欢快一下,叫出声来,“我知道了,这是咱们的新家!”

    “瞎蒙的吧!”薛老三含笑道。

    小家伙抱着小白的一只爪子冲他比划几下,得意道,“刚才我看到市一中大门了,离这儿只有几百米,大嫂昨天说了,想住得离市一中近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