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价高者得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价高者得

    说竞争,则是前后三天,陆续到达的经销商总人数已经超过百人,按薛记的说法,只做全省总代理,可全国有多少省,算上自治区,满打满算不过二三十个,一百人如何分,背后必定竞争惨烈。<--.......T...m》

    说利润,来此的商客谁不是在商场打滚多年,虽说都不曾经历过薛记所说的这种总代理模式,可垄断经营的好处谁都知道,而这垄断背后带来的利润必是天量。

    薛老三一言引动全场,有那脑筋转不过弯儿的喊道,“别家都没搞这个总代理,凭什么你蜀香王要搞另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天下买卖共通的道理,你蜀香王弄这稀奇古怪的规矩,大不了我们大伙儿都不参加。”

    薛老三笑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确是共通的道理,可你情我愿,却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至理,我定的规矩,却没强迫谁加入,还不是靠大家自觉自愿,既然有同志问了,那我就大声问一句,有谁愿意退出的?有愿意退出的,我绝不勉强……”

    薛老三连喊三声,却一人应声,倒是那先前发问的,挨了一众的埋怨,或骂他脑袋短路,或骂他拎不清轻重,都这关口了,不想着怎么抢肥肉,还琢磨这拆台,将那人埋怨得险些没夺门而出。

    的确,若说别的产品,要贸贸然搞什么独家代理,保管得惹一头包。

    可蜀香王却不怕没人捧场,因为这是蜀香王如今的名气所决定的其产品在市场享有的绝对号召力。

    说来薛向这总代理的法门。在如今新鲜,在后世却烂了大街,君不见后世茅台靠着总代理这一手,如何垄断市场,提高产品品牌,大肆敛财的。

    薛老三不过是照葫芦画瓢,且如今的蜀香王在调料界,跟茅台在酒水届的地位,又有何区别呢?

    “薛记,这总代理具体的意思是不是。蜀香王出厂后。由各省总代理在各省独家经营,那我想问问蜀香王的出厂价是多少,各省总代理是否有定价权!”

    立时便有揣摩得深的,提出了后续问题。

    薛老三道。“这个问题提得好。不满诸位。咱们蜀香王走得高端路线,换句话说,叫作调料界的贵族。一瓶的出厂价,暂定为一元,以后酌情上调,至于定价权嘛,你们获得了总代理,后续定价权自然在你们手中,你们愿意卖十块一瓶,一百块一瓶,卖出去了,是你们的本事;愿意卖一毛钱,一分钱,服务大众,那也是你们的德行,都跟我蜀香王关。”

    如今的蜀香王定价,也不过是薛老三根据生产成本,盲目测算出来了,这家伙估摸着以蜀香王的秘方,和火爆的名气,往成本上翻了五翻,取整一元定价。

    总的来说,算是摸着石头过河,这会儿,他嘴上说人家卖十元一瓶,一百元一瓶,是人家的本事,可暗里,早打定主意,根据第一年的销售水平,再重新定价。

    当然了,若是销量不假,薛老三也绝不会接受降价,既然打得是调料界贵族的招牌,就是死挺也得挺着,若是冒然降价,岂非砸了自己的招牌。

    “一块钱一瓶?我里个天爷啊,这是抢钱啊!”

    薛老三话音方落,底下就有人叫开了,继而,一片哗然。

    谁也没料到,这位薛记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简直就是奸商里的奸商。

    这年月调料品的价格,普遍不超过五毛,大部分都在两三毛,且这都是呈包装瓶状态出售的高档调味料,像酱油,食醋,豆瓣酱之类的,那是论斤称,单位有时还是分,像这蜀香王论元卖,那是破了天的。

    且这一元还是出厂价,总代理加点,二级代理再加些,没准儿摆上柜台,就够一块五了,实实在在是天价。

    须知,此前,那位李省长可是按吨卖货,五千吨卖五百万,一瓶蜀香王的规格,这群经销商早摸清楚了,不过一瓶一百克,一吨是壹万瓶,五千吨,则是五千万瓶,那就是五千万,比之此前的李省长的五百万,整整翻了十倍。

    想想两下的差价,再想想两人的官阶差,稍稍一对比,薛,李两人,在众客商心中的形象立时鲜明起来,一个是棒槌,一个简直就是最奸的奸商!

    可偏偏此刻,听那薛大奸商扇呼了几句,众人心中却对那一元一瓶的蜀香王的占有欲更加强烈了。

    “抢钱?这位同志说得虽然粗俗,却有道理,就是抢钱,若是利润太低了,咱们一场辛苦又是为何,若是不抢钱,企业怎么发展壮大,大家伙的好日子从何处而来……”

    薛老三没唱什么高调,反倒红果果谈起了yu望。

    “薛记说得有道理,可是价钱实在是太高喽,怕是买回去,冒得人吃得起,买回去砸手里了撒。”

    价格,还是价格,薛向报出的天价,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心中生疑。

    “呵呵,这位同志,你的思想走进误区了,我要说的是,别把咱们的群众想得那么穷困,别把蜀香王想得那么高昂,更重要的是,别把咱们蜀香王的味道同普通调味料相等同,一块钱买瓶普通调味料,自然觉得昂贵,就像小孩子花一毛钱买了一块糖觉得昂贵一般,可要是一块钱能买一袋饼干呢,恐怕不止小孩,就连大人也不会觉得贵了吧?”

    “咱们的蜀香王就是调味料里的饼干,他的味道非常鲜美,不仅能做火锅,拌菜,甚至能直接拌饭,当然呢,当作盐一般的日常必需品消耗,肯定会负担不起,可若是作为接人待客,偶尔开荤的珍贵玩意儿使用,相信愿意买回去品尝的,还是大有人在,毕竟一块钱,说多,如今也买不了一斤肉,如果能花一块钱,享受国宾待遇,相信很多群众是愿意试上一试的。”

    “话说到这儿,那我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咱们的蜀香王已经成为国宴御yn调料了!”

    薛老三祭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果然,他此话一出,底下又是好一阵骚然,众人七嘴八舌,嚷成一片。

    “喂喂喂……静静,静静,听薛记接着说,有什么要商量的,散会后,有的是时间讲!”

    不待薛老三出声喝止,一边的李大能主动静场。

    此刻,这位李厂长亦是红光满面,兴奋异常,这位薛记话说到这份儿上,蜀香王俨然成了个金疙瘩。

    国宴用料,蜀香王做出的饭,那就是御膳啊!

    几千年封建王朝下来,国人心中对权贵的向往之心,根本不曾减弱一心半点。

    有国宴打头,蜀香王别说卖一元了,只怕是卖两元,三元,上市之初,也有的是人趋之若鹜,若是味道果真绝佳,蜀香王的贵族品牌基本就算立起来了,那蜀香王可真就成了个金疙瘩。

    至此,主客双方算是就蜀香王的代理发行和售价两件大事,达成了共识。

    两件至关重要之事一去,薛老三心头的大石便落了地。

    此前,被这帮人为难来为难去,这下,终于轮到他薛大记磨刀霍霍,“同志们,该谈的已经谈的差不多了,那咱们现在就谈谈这总代理的事儿吧,先前有朋友说了,在场的同志有一百多位,可全国省一级行政区不过三十来个,真正的僧多粥少,那现在我问问,同志们可有谁愿意退出的!”

    薛老三这话问得矫情,眼见着就是抢金娃娃的时候了,垄断经营,谁比谁啥啊!

    “薛记,别废话了,我老郑算是看出来了,遇上你算我们倒霉,你小刀子在底下,肯定偷偷磨了好久了,要割肉你就割吧,别扯这虚头八脑的事儿了!”

    薛记卖萌技术太差,竟直直被人喝破。

    亏得薛老三脸皮功夫练到了一定程度,打个哈哈,道,“玩笑了,玩笑了,咱们公平买卖,但求你好我好大家好。不过呢,既然话说开了,我也就不矫情了,给谁不给谁,不能我说了算,那不公平,既然都是生意场上的人,咱们就按生意规矩来,价高者得。”

    这个主意不稀奇,薛向不说,在场众人也尽皆猜到。

    但听人喊道,“价高者得,勉强公平,可有一样,你薛记恐怕疏漏了,咱们这一百多号,虽说是来自全国各地,可分布并不均匀,南边来得多,北边来得少,还有些省里来得尤其多,就拿咱江汉省的来说,靠蜀中最近,来得就多,足足到了十好几位,可有的省来得人就少了,南疆省就只来了两位,还有藏边省,蒙疆省,根本就没人到,这怎么个竞争法儿!”

    薛老三道,“这位同志的这个问题提得好,但是,并非我疏漏了,而是这位同志你想得差了,并非只有江汉省的才能竞价江汉的代理权,吴中省的只能竞价吴中的代理权,毕竟,咱们的蜀香王可以想见的不愁卖,若有代理权在手,哪个地方都能送出货去,何须拘泥于籍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