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宣传、收藏、推荐《官道之1976》
当前位置: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开始打老虎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开始打老虎

书名:官道之1976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想见江南 || ← 章节目录

    周明方说话的时候,张立君正在低头喝茶,待听到最后一句周明方同意自己的意见时,老头子一个没稳住,口中的水喷了出来,撒了半桌子,一时间,又开始手忙脚乱的抹桌子擦嘴,折腾得极是狼狈。(⒈⒋⒋!。, .⒈⒋⒋GO.COM.....

    说起来,也不止张立君惊诧莫名,便是黄观也差点儿一头栽倒,他压根儿没明白周明方是什么意思。

    最莫名其妙的还是丁龙丁专员,这位丁专员以为周明方要替薛向求情,再减轻罪责云云,他原本都打算好了,只要周明方开口,他丁某人就一定卖他这个面子,毕竟经此一役,他这位大掌柜势必赚得盆满钵满,压根儿就不在乎这最后的让步,即便全让出去了,不给薛向停职检查,仅仅一个警告,丁龙也够了,大幅度退步,反衬得他丁某人有胸怀!

    可丁龙万万没想到周明方竟调转枪头,去扎薛向了,按张立君的处理方法,那就是恨不得薛向死啊,这位周专员和那位薛记不是知音么?

    对丁龙来说,如何处理薛向已经不重要,罪轻罪重妨,只要有罪就行,既然周明方要往死里整薛向,他丁某人又何必做难。

    丁龙正待顺势应承周明方,黄观忽然发话了:“周专员早上喝酒了吧,怎么尽说醉话!”

    黄观此言一出,满场齐惊,丁龙、张立君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先前还同仇敌忾的俩人,怎么忽然就分道扬镳了,莫不是见胜利望,闹起了内讧?

    众人正吃惊之际,黄观接道:“凡事岂可类比,当年主席杀刘青山、张子善,是什么样的政治大环境,现下又是什么样的大环境,怎么能一概而论!眼下,从中央到地方。不鼓足干劲,大搞经济建设,像薛向同志这样有思想有文化有闯进有能力的四有干部,偶尔犯些错误,又有什么打紧。毕竟他还年轻嘛。照我说,谁要是不服气,谁也去寻个贫困县待了,用一年时间。不我算他个三五年,只要他能让那贫困县甩脱贫困县的帽子,我想上级组织奖他个十万八万也正常,只是谁又有这个能力呢?”

    黄观一番歪理邪说,说得蛮横至极。气得周明方立时就红了眼,竟蹭地冲起身来,冲黄观大声分辩起来,谁成想黄观也不甘示弱,跟着立起身来,你一句我一句,立时吵了个脸红脖子粗。

    丁龙看得目瞪口呆之余,却也没忘记自个儿会议主持的身份,便慌忙劝起二位同志息怒来。一会儿说“黄记说得未尝没有道理”,一会儿又道“明方同志见事也极是分明”,这毕竟是丁龙第一次主持地委会议,他自然不愿搞砸,只拜托这二位昔日的同盟者。今时的冤家能化干戈为玉帛,好说好商量。

    熟料,丁龙不劝还好,一劝这二位竟更起劲儿了。话题被从如何处理薛向身上,径直拉扯到对方在工作上的过错来。越吵越凶,几乎要拍桌子,拎椅子,演起全武行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俩人闹腾了半个钟头,却偏生依旧没有歇息的意思。

    渐渐地丁龙、张立君觉出不对味儿来,毕竟这二位都是聪明之辈,先前一时当局者迷,可这半个钟头,怎么也够二人想破窍门儿了。

    这时,丁龙蹭得心头窜起明业火,真想狠狠拍自己额头一下,仰天长叹一声“防不胜防啊!”

    原来,这会儿,丁龙已然明白又中了这俩老小子的拖刀计,今儿个一天,这两位已然给自己使了两回了,早上那回,拖刀计把冯京给拖来了,弄得原本早就该召开的常委会拖到了现在,若是张春林不及时赶到,恐怕今儿个就被这俩老小子的拖刀计,给绝杀了!

    谁能想到这俩人竟是把拖刀计花样翻新,由先前的缠斗,转为此时的内斗,可偏生自个儿没识破,又险些被带沟里去了,真是奸猾啊!

    丁龙心里一边愤恨,一边大骂,浑然不想自个儿先前的计策更是阴险歹毒老辣,这会儿,人家不过是一报还一报罢了!

    说起来,交锋双方,皆是花原一地的绝顶高手,不仅单打独斗,能各自全来脚往,杀机四伏,便是打起配合来,亦是相得益彰,严丝合缝!

    先是丁龙和张立君联合唱了出二人转,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很快占据了主动权,眼见着就要完美收官了,周明方插了出来!

    周明方这边一响锣,黄观立时会意!原本黄观还不明白周明方为何不让自己在张立君念文件时就出口骚扰,直到周明方再次响锣,他才想起来,薛向那句“打老虎”,虽不知道薛向到底有何后手,既然周明方放开了,他黄某人跟着演上一出便是!

    说起来,黄观比周明方后知后觉,非是智谋不及,而是俩人对薛向的熟悉程度和了解程度,相差太远!

    因为接触不多,所以在黄观眼里,薛向顶多是个有些干材的青年!

    可周明方和薛向就熟悉得多,从最开始薛向赤手空拳地来跟他谈五金厂脱钩,再到那小子耍尽花招在自家门口打地铺,又要去了自己让银行辅助的批条,接着,这家伙竟展开神通手段,让五金厂的龙骑一飞冲天,再到现在的大棚熟菜独树辽东。

    让周明方对薛向信心爆棚,对其信任几乎是毫保留的,知道这小子那句“打老虎”,绝对不是的放矢,虽然不知计将安出,却知道薛向若有杀招,必将在地委委员会上放出,他要做的就是等待,就是拖延时间!

    而黄观虽不知周明方存何念想,且委员会上,众目睽睽,法沟通,但多年的从政历练,让黄观城府和心智都极是过人,霎时,就配合周明方的鼓点,飙起了华丽的舞步!

    却说,丁龙窥破究竟,自是再容不得这二位把自己当傻子似地耍弄!

    “砰!”

    丁龙一巴掌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上,“够了!黄观同志、周明方同志,请严肃会场纪律,如果你二位还是这般吵吵闹闹,就请二位到外面吵够了,再回来开会!”

    不待二人开腔,丁龙又冲张立君道:“张记,既然同志们的意见很庞杂,我看你还是参考方才同志们的发言,让纪律监察委员会的委员们,一起再议议,行程结义后,就不必上报,直接下发就是!”

    丁龙再不打算玩儿什么团团圆圆,融融洽洽,压根儿就不在问余下人等的意见,便要张立君速战速决!

    却说张立君早等得不耐烦了,就差丁龙这句话了,此时丁龙话音方落,张立君便站起身来,正待慨然应诺。

    咣!

    门框裂了,会议室的门框愣生生地从和插锁的位置劈裂开来,又是一下硬撞,砰的一下,接着便是惊天巨响,大门轰然倒塌了,跳进一条肮脏大汉来!

    花原地委最高权力机构的大门,被人撞塌了!

    举室皆惊,敬陪末座的军分区政治委员李耀庭更是下意识朝腰间掏去,可惜召开地委会仪,不允许佩枪,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起了什么骚乱还是暴动!

    忽然,那大汉一个立正,打个敬礼道:“诸位领导勿惊,自我介绍下,我是萧山县县委常委,政法委记廖国友!”

    来人正是廖国友,在座的也未必没一个识得他,毕竟廖国友官职在这堆大佬面前不值一提,可到底也算一地的中层干部。眼下识得他的,就有他廖国友的分管领导刘目中,多次下萧山下达任命通知的组织部长洪道,以及为五金厂的事儿多次下萧山的副专员贾文和!

    “廖国友!”刘目中拍案而起,指着廖国友飙开了最强音:“你失心疯了,还是发神经,这里是你撒野的地方?滚,马上给老子滚!”

    刘目中倒不是作秀,而是真得怒了,麾下出了这等悖逆狂徒,他简直快气疯了!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丁龙平举着右手,戳出的食指快要缠斗成了神经刀,嘴巴开合,却是没有声音传出,这位大佬竟被廖国友气得失了声!

    想想也是,萧山县建立党委以来,这个最高权力机关恐怕绝没有像今天这般颜面大失,就是抗战那会儿,天上鬼子狂轰乱炸,地上将军暗箭阴枪的时候,萧山县最高权力机关依然维持着凛凛尊严!

    偏生就在他丁某人代理主政花原的第一天,花原最高权力机关的门帘塌了,都说打脸让人难堪,廖国友此举异于倒提了鞋拔子,飞奔了蹦起来朝他丁专员脸上扇,一下一下,扇得啪啪作响!

    眼见丁龙就要狂躁地活吞了廖国友,周明方卡准时机,及时开口了,因为他知道薛向的“打虎行动”应该是发动了,“廖国友同志,你到底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儿,竟敢撞毁地委会议室的大门,你若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就凭这一条,就够你吃牢饭!”

    周明方亦说得疾声厉色,可谁都知道这位是在给廖国友发言的机会。

    (还有,,一个感谢单张,最近单张有些多,不喜单张的友可以绕过,给友带来不便,在此真诚道歉)

官道之1976 笔趣阁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