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宣传、收藏、推荐《官道之1976》
当前位置: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惊天大秘密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惊天大秘密

书名:官道之1976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想见江南 || ← 章节目录

    薛向被重新抬上床的这会儿,距离刘目中离开,已经过去了约摸半小时了,时下已是凌晨三四点,大冬天的,又冷又乏,按说正是最好睡觉的时候,可偏生刘记没这好命,被人硬催起来,立在这寒冷的夜里。

    却说刘目中自从薛向房间离开后,就一直在走廊里晃荡,也不知道他是在散步驱寒,还是在巡视值夜的公安干警,反正刘记是死活不愿往丁龙和张立君的病房去。

    毕竟他刘某人有过连同这二人一道收拾薛老三的前科,他生怕这二位就此生出些别的想法,拉他自己下水。但刘目中知道这塘水太深太浑,是论如何不愿掺和下去的。

    所以,为怕抹不开面子拒绝这二位,刘记索性就不打算与二人在照面了。

    转悠了半个多钟头,刘目中有些倦了,紧了紧身上的军大衣,便想找个角落靠一靠!按说,以他的地位,要找个僻静的豪华病房睡上一晚,并不是什么难事儿,可刘目中生怕丁龙、张立君锁定了自己的位置,杀上门来。是以,找个地方一靠,朦朦胧胧,却是可战可走,正合了游击战的精髓。

    刘目中的想法是好,可谁成想他刚在二楼拐角处靠了,苏长便似屁股后边着了火一般,冲了过来,一把将他薅醒,“刘记,刘记,不得了了,不得了,丁专员、张记那边吵起来了,您快去劝劝啊!”

    刘目中双目喷火,恨不得一脚把苏长这老棺材瓤子给踢下楼去,心下真是怨念万端,麻痹的,老子容易嘛,都他娘的退避三舍了,他娘的,还是被找上来了。

    没法子,刘目中不得不去。毕竟那边的两位都闹出如此动静儿了,而且人家也知道他刘某人此刻就在医,若真装什么也不知道,只怕以后抬头低头,就没法儿见面了。

    刘目中一把推开苏长。拔腿就朝三楼奔去。苏长扶了扶歪斜的眼镜,迈开老腿,蹭蹭蹭,竟是不慢。紧紧追随其后。

    果然,刚上得三楼,便听见走廊的最左端传出喝骂声,而且还传出了脏字,听声是张立君在骂。

    这下。刘目中正是惊诧极了,什么时候张立君竟这么有量,敢欺到丁龙头上来了。

    循声骂声的方向,前进,刘目中下意识地便要推开丁龙、张立君所在的病房,却被苏长抢先一步,跨到前边,推开了左边的那扇门。

    但见门内一排病床,竟是个超大号的房间。这会儿病房内,竟没一个是躺着的,除了丁龙、张立君坐在沙发上外,还有七八个头上裹着纱布、面容悲苦的家伙排成一排,躬身立在丁龙、张纪中前方。

    这下。刘目中哪里还不知道,原来张立君正在教训他这帮能下属!

    “哎呀,是目中同志呀,请进请进。站在门口做甚!”

    丁龙最先瞅中了刘目中,立时就站起身来。迎了过来,一张方脸竟罕见地堆满了笑容。

    刘目中拿余光狠狠扫了苏长一眼,心里算是记死了老头子,老家伙这整个儿在把他刘记往泥坑里踹嘛!

    丁龙步履极快,只是走姿有些别扭,一走屁股往后一摆,颇似卖弄风骚的丑妇。

    刘目中却是没在丁龙的造型上瞩目,因为他从身边的这位大嘴巴苏长处,已经知道这位丁专员貌似伤着子孙根了。

    “丁专员,没事儿了吧,我看您气色比方才可是好多了,这是见好了啊!”

    刘目中心中尽管万分不痛快,嘴上却还得虚应着。

    丁龙步到近前,伸手拉了刘目中的手:“是好多了,多谢目中同志惦记!”

    这时,张立君也走上前来,亲热地拉着刘目中在房内坐了。这二位确有拉扯刘目中的心思,这点毫疑问,甚至在丁龙看来,刘目中本身就是己方阵营的,先不提这位前次伙同自己一道在地委委员会上,阻击薛向,差点便将薛向从萧山县拔了起来。就是今夜,纪委那边出了天大的差漏,刘目中又第一时间赶来,这其中的味道已经很足了。

    丁龙甚至多多少少猜到点隐由,毕竟那位贺厅长,他曾在吴公子处见过!

    却说丁龙、张立君将刘目中扯进房后,便开始亲切交谈,仿佛眼前的八个包头男不存在一般。

    刘目中实在是受不了二人的这种亲切,在这房内,他是多待一会儿,便浑身不自在,可告辞的话,又岂是那么容易开得了口的,奈,灵机一动,自然就把目标转到瘟头瘟脑的李广利等人头上了,“张记,这几位同志是怎么回事儿,伤得不轻啊,刚才我就在门外听见张记训话了,开门一看,好家伙,这阵势,赶上韩信点兵了,没想到纪委的同志们竟有轻伤不下火线的勇气,实在令人佩服!”

    张立君何尝不知道刘目中转移话题的心思,不过,他也确实恼极了李广利这些人,立时就接住了话茬儿:“刘记就别打趣我了,什么韩信点兵,我看是韩信赶猪还差不多!”

    话至此处,张立君伸了指头指着李广利等人,口气陡然转厉:“眼前这一个个,活生生就是一头头猪,甚至连猪都不如,就是让猪负责看个笼子,也不会看出差池,这帮玩意儿,唉,算了,我懒得说了。”

    “张记,这就说得过了吧,广利同志,我还是有些了解的,可是你们纪委的一员虎将啊,怎么就弄成这样了?”

    刘目中自然不愿此时中断话题,再者,他也确实想知道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这突如其来的情势太过诡异。

    “虎将?就他?”张立君指着李广利,冷笑道:“确实是虎将,唬了吧唧的唬!”

    张立君真是恨极了李广利等人,他没法子不恨,原以为手拿把攥的事儿,偏生给整出了破了天的漏子,还连累他张某人又受伤又受罪,这会儿,张立君思及恨处,真是活撕了李广利的心思都有了。

    李广利眉头轻皱,张了张嘴却是终究没开得口来。

    说起来,这会儿,他李某人心中也是一肚子眼泪,却是没个说处,甚至自个儿怎么到得医都不清楚,正挂着点滴,生生被这位张记给踹醒的。

    其实,不用张立君如此作势,李广利等人也知道糟了,所以立时翻身下床站成一排,听着张立君用最恶毒的语言骂了半天,是一句话也没回过。

    可这会儿,张立君的口气越来越差,李广利心思机敏,知道靠老实认错,恐怕挺不过这关,便想出言辩解几句,可话真到了嘴边,又想起这位张记的威势,立时又不敢言语了。

    “怎么,李广利,你还不服!”

    李广利的情状没逃过张立君的眼睛,“不服,你说,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说出个什么!”

    张立君的语气忽然舒缓下来,说实话,他也没法儿不舒缓,这帮家伙真个被他训成了三孙子。

    训完后,张立君才想起来,自己没弄清当时的情况呢,可再喝骂问询时,这帮家伙还是一如方才的低头躬身,闭口不言,差点儿没把他张记的鼻子气歪!

    这会儿,好容易瞅见李广利有了开口的意思,张立君自然不愿再恶声恶气,把这家伙又吓得缩了回去。

    不待李广利开口,刘目中却抢先出言告辞,说不耽误张记问案情。说起来,刘目中也极是想知道当时的情况,不过,他可不愿直接掺和到纪委的问案中,所以,想抽身而退。

    刘目中刚要起身,却被丁龙一把按住,“大冷天的,都这个点儿了,你老刘能去哪儿,就坐着听着吧,就当看热闹,没事儿,哪用得着回避,你看我不就大摇大摆地坐着么?”

    刘目中词穷,奈点点头,笑着坐了下来。

    “说吧,小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让你们文明办案,谨慎执法,怎么薛向同志就被你们整成那样?”

    外人在侧,张立君自然知道如何措辞,“还有,是哪伙儿匪徒冲击了纪委机关,大约多少人,看没看清样貌,都给我说仔细!”

    张立君一番话罢,李广利等人齐齐傻了眼,啥玩意儿,薛向同志被你们整成那样?那样是哪样?张记莫不是说胡话吧,分明是我们被姓薛的整了个够呛啊!

    “说!都愣什么神儿呢!”

    瞅见几人痴傻模样,张立君心头就不住扑火。

    “张记,我要求发言!”

    李广利没接口,王彪竟抢过了话头。

    “行,你发言吧,赶紧说吧!”

    此刻,张立君哪里还顾得上照顾李广利颜面,反正只要有人肯说就成,反而王彪这种粗鄙夯货没有多少心思,说出来的,更值得相信!

    王彪丝毫不觉得自个儿抢了李广利的镜,竟还迈出一步,跨出了队列,可这夯货,出得队列了,却不三下五除二,道出别情来由,偏偏以手抚颔,做沉思状,良久竟憋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张记,我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

官道之1976 笔趣阁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