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宣传、收藏、推荐《官道之1976》
当前位置: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恐怖刑罚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恐怖刑罚

书名:官道之1976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想见江南 || ← 章节目录

    “这小子莫不是传说中的天聋地哑吧?”

    这会儿孙胖子等人都挤在一堆儿,将柜内薛老三的情形看得分明,皆惊得目瞪口呆,良久,孙胖子便吟哦出了这么一句。(⒈⒋⒋!。, .⒈⒋⒋GO.COM.....

    啪,李广利反手给了他胸前一巴掌,骂道:“你他妈单田芳演义听多了吧,又聋又哑,能当县委记!”

    孙胖子吃痛,苦了脸道:“那,那这是怎么回事儿,总不能立柜里头装了消音器吧?”

    此刻,孙胖子如何不知自家方才失言,可瞅见诸位同僚看白痴一般的眼光,自然得强辩,反正眼前那小子此刻的情状,论如何都是诡异,孙胖子也不信这帮家伙能解释开了。

    刷地一下,李广利拉上了挡板,“既然这小子能抗,我倒要看看他能抗到什么时候,是不是真的修炼有成,成佛成仙了!”说罢,冲王彪喊道:“彪子,你不是想折腾吗,这回可着你折腾,二号方案!”

    李广利祖籍沧州,本身虽不习武,却到底家学渊源,见多识广,知道国术修习到一定程度,有种种惊人本领,从这位薛记一巴掌按住大块儿的脑袋在办公桌上砸出个大洞,可以轻易推出这位薛记弄不好就修习过国术!

    不过,李广利知道国术到底不是仙术,说穿了,也不过就是锻炼身体的一种法门,绝对不会超出自然规律的范畴!

    他料定薛向不过是凭借国术的本领在硬抗,弄不好刚才猛然一震,已经给这家伙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现下已是强弩之末,凭一口气在强撑罢了。

    他这会儿招呼王彪上,就是要打掉薛老三这最后一口气,让他哭爹喊娘地求饶,老老实实招供!

    王彪闻听李广利此言,浑身如打了鸡血一般,根根短发立时都有了飘飞之兆。接过李广利递来的铁棒,狞笑着便朝立柜行。

    每踏出一步,王彪只觉自己的骨髓都在发痒,血液在血管里似乎奔腾地也比地欢快,那感觉简直比睡娘们儿还让人兴奋。

    也难怪王彪如此癫狂。审讯室成立以来。压根儿就没用过二套方案——拿铁棒厮磨立柜,因为往往第一种方案就会造成毁灭性的后果。

    要么犯官死、疯,要么招供,压根儿就不会有用到二套方案的时候。

    当然。审讯室自成立以来也非是没用过,只不过是没对人用过就是,研发此套方案时,肥猪、野狗,可没少消耗。

    那铁棒磨着立柜时。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每一头经受此刑罚的猪、狗,不浑身蜕皮而死。

    你道怎的?原来那剧烈的噪音,让关在立柜里的猪、狗瞬间发狂,浑身从骨髓里开始痒痒,而猪、狗又不似能人言语,说招供,外边就停止施术!

    它们除了哀嚎,能做的就是拿身子啊在立柜四周不住抵蹭。直蹭得血迹斑斑,嘴歪眼斜,牙齿尽落,浑身没一块好皮之后,哀嚎、力尽而死!

    这种灭绝人性。惨天道的刑罚,审讯室数高手认定没有人类可以经受,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人类能忍受的极限,除了招供。别他徒。

    此刻,王彪持了铁棒一步一步。步子迈得极小,走得也极慢,若是细瞧,便能清晰瞧见,他浑身都在不住颤栗,颤抖,他甚至不忍心把铁棒接触立柜。

    因为他知道一旦铁棒接触上了立柜,里面的人决计撑不过三秒,就得招供!

    如此绝妙的享受,奈何如此短暂,让王彪怎么忍心走快些,怎么忍心这如仙似魔的享受,霎那终结!

    “彪子,快些,再磨蹭,老子换人呢!”

    李广利很清楚这帮家伙的心理,就没一个正常的,更是知道王彪是这群变态里的变态。

    果然,王彪一听李广利威胁,浑身一个激灵,再不敢磨蹭,一个大步便跨到近前,将黝黑的铁棒在同样黝黑的立柜一侧边沿放稳了。

    他双手紧紧持住铁棒一端,用力贴紧了立柜沿线,挥臂狠狠一拉,呲——啦,立时一阵令人牙酸耳裂的巨大噪音便从铁棒和沿线接触处传了出来。

    这一声响传来,站在五米开外的李广利、孙胖子等人,人人伸手,死死捂住耳朵,腮帮子更是齐齐鼓起,仿佛满口的牙齿都在那一声“刺啦”中,受创不轻。

    王彪拉了一下就停住了,满场诸人也放下手来,七双眼睛,每一双都瞪成了牛蛋,仿佛要从眼眶中凸出来一般。

    因为众人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立柜里的那人没嚎,不,压根儿就没发出一点声音。

    这绝对是颠覆自然界的规律,绝对是颠覆了正常人的认识。

    没有人相信自己的耳朵,互相惊疑着望着对方,希图从对方眼里查出异常。

    可是他们立时都失望了,回应的亦是一双双惊异的眼眸。

    “难不成他真是哑巴?”

    李广利忽然也极度不自信起来,竟开始认同起孙胖子的说法。

    “不可能,即便是哑巴,也该死命拍打柜壁,可谁听见柜响了。”

    立时便有人驳斥道。

    “有可能是聋子,聋子听不见声音,自然就不会抓狂!”

    忽然又有人提出了貌似的真知灼见。

    “屁话,要知道咱们这个柜可是特制的,外边是铁,里面有合金,那狂躁到极点的声音,可不只通过耳膜震动,令人发狂,只要有七窍,噪音便能从七窍入脑,防可防,当初为研制这个的时候,又不是没把猪狗整聋毒哑的,不照样蹭得浑身是血而死!”

    这会儿,出来做最后结案陈词的,竟是最先提出天聋地哑的孙胖子。

    “混蛋!”

    忽然,场中突起一声喝骂,众人循声望去,竟是李广利李主任在喝骂,至于这“混蛋”骂谁,诸人更是摸不着头脑。

    李广利瞧见众人莫名其妙的眼神,心火越发高炽,破口大骂:“都他妈傻啦,一县记怎么可能聋、哑,蠢才,蠢才,都是蠢才!”

    李广利真是怒了,他先前那句“难不成他是真是哑巴”,只是一时难以置信,失神之语,只要思维正常的,都不会接茬儿,可这帮家伙不断接茬儿了,还辩证得那叫一个起劲儿,都他m快撵上脑蠢猪了,怎不叫李广利抓狂。

    李主任一声骂出,众人全傻眼了,挑头的是你,骂人的也是你,你也太tm有理了吧。

    一时间,众人怨念万端,偏生又敢怒不敢言。

    就在满场声之际,刺——啦,刺——啦,刺刺——拉拉,刺啦刺啦刺啦刺啦……

    原来不远处的王彪竟拼命摩擦起了铁棒,那令人牙酸、抓狂的声音,立时布满全场。

    王彪越拉越急,声音越来越促,越来越噪,李广利等人即使捂住了耳朵,脸上还露出痛苦之色,而王彪却是满脸通红,寸发根根站起,眼珠亮得诡异,整个人写满了狂热。

    可立柜里却还是死寂一片,一片死寂。

    “够啦!“

    忽然,李广利一声大喝!

    可王彪宛若未闻,双手持棒,如同锯木一般,拼命地拉扯。

    这下,不用李广利发话,孙胖子等人齐齐冲上前去,将王彪抓了过来。

    被众人的束缚亦不言语,只是拼命的抓咬,踢打,直若失心疯一般。

    啪!啪!

    李广利上去就甩了王彪俩二个巴掌,王彪眼神终于恢复了些清明,不再狂躁,可整个人儿还痴痴楞楞,呆立当场。

    哗!

    李广利端起篝火边上,浣洗用的一盆水,从王彪头顶上浇灌下去,立时浇了他个透心凉。

    “阿嚏!”

    王彪打一个喷嚏,忽然抱了膀子,莫名其妙道:“主任,大冬天的,您怎么拿水泼我呀?”

    王彪一句问出,满室冷哼声,却一人理他。

    王彪痴愣半晌,虽不知道自己如何惹着众人了,单看李主任脸色,就知道此刻闭口不言,才是明智之举。

    于是,他便老实蹲在了篝火边,烤火取暖,毕竟大冬天的挨上一盆透心凉,那滋味儿可真叫一个爽!

    王彪沉默了,场中诸人俱是语,一时间,满场陷入诡异的沉默中。

    可此刻,诸人皆知道,沉默为何,为何沉默。

    只因为柜里的那人,只因为方才的那事儿,颠覆了常识,超越了诸人的理解。

    此刻,所有人都在绞尽脑汁地想,想那人那事儿,想到底为何出此异象?

    就在众人绞尽脑汁之际,安坐在黑暗中薛老三忽然睁开了眼睛。

    立柜很黑,不透一丝光,立柜里的空气很混,严丝合缝得焊接,几乎接近密封体,唯有暗处,焊接稍松,可那缝隙也不是人眼可辨,也许唯有此处,算是唯一的通风口,让人不至憋闷而死。

    总之,立柜的环境恶劣到了极点,任何正常人到此,关上三两个小时,不疯也得狂,压根儿就不可能支撑得住。

    可偏偏今次关进去的薛老三,就不在正常人之列。正常人能赤手搏熊降虎么,正常人能千杯不醉么……

    总之,对李广利等人而言,法理解的神异,对薛老三这种国术宗师而言,诸如盘膝静坐,凝神闭息,几乎是最简短的法门。

官道之1976 笔趣阁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