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宣传、收藏、推荐《官道之1976》
当前位置: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官道之1976 > 第十九章 寻常巷陌多奇士

第十九章 寻常巷陌多奇士

书名:官道之1976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想见江南 || ← 章节目录

    薛向没和几人寒暄,直接要孙前进领着,去华联木器厂找瘸老三华联木器厂坐落在东城太平街的街角,离薛向家也只有十来里路,几人说说笑笑,一会儿就到了华联木器厂的大门外木器厂的铁大门边上有一个耳房,料来就是看门人的住所

    几人一道进了大门,刚踏进门口,就听见有人喊登记薛向顺着声音的来处,找到发声的人,只见一个花白的脑袋从耳房的气窗里透了出来,面目倒是很年轻,三十多岁的样,只是不知道怎么长了这么多白发,料来此人就是瘸老三

    孙前进道:“登个屁的记,老一天走八趟都不登记,今儿领我三哥过来,正是来找你的”

    瘸老三脸色大变,着颤音:“各位同志,我,我坦白,我交代,我坚决同许好古这个反GM分划清界线,我完全认识了他反GM的真实面目……”许好古是瘸老三的父亲,大运动被赤卫兵给整死了瘸老三原名许博古,后因与党内某位同志重名,为表示和他划清界线,改名许通今瘸老三上面原有两个哥哥,都夭折了,他行三,后因被瘸条腿,众人都称瘸老三,反而把他真名给忘了这会儿,瘸老三,见来了这么一群穿军装的青年,以为赤卫兵又来了,赶紧一通自白

    薛向挥断他的话,道:“我们不是赤卫兵,赤卫兵早结束了,你别害怕,今天找你是请你帮忙的,我们知道你是吃艺饭的,请你帮忙也是借你的艺给我们掌掌眼,当然了,也不会让你白忙活”

    瘸老三听说不是赤卫兵,心神大定,摆摆道:“我的艺早丢了,我早跟资产阶级划清了界线,我现在是光荣的无产阶级、工人同志,是……”

    “**的烦不烦,我三哥请你帮忙是给你脸,你还端起来了,你丫再废话,我立马让你工人当不成了”说话的正是孙前进,薛向在,他不好先开口,按他的个性,跟瘸老三还废什么话,叫过来就使唤了这会儿见瘸老三还阴一套,阳一套的,早听烦了,就出了声呵斥

    瘸老三见孙前进发了火,低了头不敢再罗嗦,他知道孙前进跟自己厂长的关系,怕真惹怒了孙前进,自己这好不容易求来的看大门的工作就没了

    薛向见状,道:“你也别多心,我们就是请你帮忙,是付你工资的,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要你在旁边看着,点头、摇头就行,甚至不用你出声”

    瘸老三见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不答应怕是真不成了瘸老三点点头道:“什么事儿,你说吧 net(www.yxgxsw.net)更新 ”

    薛向道:“什么事儿,我先不说,先试试你的水”

    瘸老三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显然他对自己祖传的艺很有信心,撇嘴道:“拿出来吧,我上上眼”

    孙前进还从没见过瘸老三敢这么说话,正要呵斥,被薛向拦住薛向把布袋开,拿出一块儿一对巴掌大的瓷片递给瘸老三瘸老三接过瓷片儿,刚一上眼,仿佛被勾走了魂魄,眼睛直直地盯着瓷片,掌细细地摩挲着,像是在抚摸美丽女人的肌肤,也不说话

    孙前进实在受不了,瘸老三敢跟自己这儿玩深沉,骂道:“你丫倒是说话啊,别不是根本看不出来吧,今儿不说出个丑寅卯来,你就卷铺盖卷儿回家吧”

    瘸老三这想起身边还站着个活阎王,赶紧说:“看出来了,看出来了,这可是宝贝啊,这是钧瓷,钧瓷你们知道吧,那可是帝王瓷,是我国宋代五大名窑瓷器之一,是……”

    “得得得,我们可没功夫听你上课,你就说值多少钱吧”孙前进可没功夫听他聒噪,断他的话问道

    瘸老三道:“这我得看看器型大,单凭这块瓷片估不出价,你要是问这瓷片儿,能值个百十来块”

    “这么块破瓷片就值这么多钱?孙前进长大了嘴巴,似乎无法理解一块破瓷片的价值能和十几条猪腿相并论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人人张大着嘴巴,仿佛看见无数猪腿、烧鸡,只有薛向面色如常,他早知道这是宝贝,心里还嫌价钱低了呢

    薛向把布袋递给了瘸老三,让他自己看,瘸老三看完,叹道:“可惜了,可惜了,这么好、这么大器型的‘诸葛丞相六出祁山’人物大罐儿就这么毁了,实在是可惜了”瘸老三一连声的可惜,激动得面色潮红

    这次断他的是薛向,孙前进似乎还在计算那块瓷片约等于多少猪腿,还没回过神儿呢薛向问道:“你估计下它能卖多少钱?”

    瘸老三道:“如果是没有损坏,像这种大器型,有故事的人物钧瓷大罐至少能卖到一万,我说的就是当下如果是早十年还会更值钱,我听我父亲说过,我爷爷当年收过一件人物大罐,不过没你的这么大个儿,花了五千大洋,那还是民国的时候不过,现在这些好东西贱了,被毁的差不多了,你算卖瓷片?这些瓷片你拆开卖最多只能卖到六百多块,那还是卖给识货的人,卖到委托所,说不定几十块就把你发了”

    孙前进听到这儿就惊醒了,叫道:“几十块?那怎么行,瘸老三,你刚不是说一块儿瓷片就值百十来块,怎么?现在六七块瓷片反而只值几十块,你不是糊弄我吧,你赶紧想办法,想不出办法就卖给你了”这家伙耍了个赶鸭上架

    瘸老三大急,道:“孙同志,我可买不起,您这不是为难我吗?我再想想办法,再想想办法”一时间,瘸老三脸上急出了汗好一会儿,抬头盯着薛向问道:“你这是整器摔碎的吗?碎片都在袋里?”

    薛向道:“是整件儿,袋里的碎片也是齐的”

    瘸老三舒了口气,擦了擦汗,终于不用自己掏钱买了:“有办法了,这个大罐碎的不算厉害,可以修复,如果修复好了,就能卖出好价钱”

    此话一出,人人喜动颜色孙前进最是着急:“那你赶紧修复啊,修复好了,我让我姨父把你工资给调一级”这会儿见猪腿不仅有望,好像买头猪也成了可能,孙前进语气好了不少,连利诱这招儿都使上了

    瘸老三道:“我祖传的艺是鉴定,修复我不会啊”他看孙前进脸色急变,赶紧接口道:“我是不会,华阳钢铁厂的李四爷和我一样是祖传的艺,修补这活儿他是一绝,最近他老婆住院,他请假在家照顾,急用钱,你们找他,他一准儿答应”

    瘸老三说的李四爷薛向认识,正是他父母生前单位的工人,家里有五个孩,老婆身体一直不好,家庭负担很重薛向向瘸老三道过谢,又和瘸老三说了掏老宅请他掌眼的事,答应事成之后付他相当于现在一年的工资一边是威逼,一边是利诱,瘸老三只得答应,只是一个劲儿的跟薛向说:“这可是杀头的买卖啊,你们千万要保密,千万保密”薛向连连点头答应,几人心里好笑,心说还怕你泄密呢

    薛向领着几人来到李四爷家,李四爷家在厂家属区的胡同口,是个独门院薛向几人到他家门口的时候,李四爷正蹲在门槛上抽烟,薛向记忆里李四爷是花白的头发,可眼前的李四爷白发如雪,只有从脸上的容貌还能看出,坐在那儿的并不是一位耄耋老人薛向和李四爷了声招呼,并递了根烟李四爷显然还记得这位前副厂长的公,李四爷愁苦的脸上难得挤出几分笑容薛向说明来意,李四爷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本来嘛,老婆住院要钱,家里孩念书,吃饭样样要钱,靠他那点工资,家里已经快要断炊了此时见钱先生上门,哪有往外推的道理,就是杀头的买卖也做了,何况只是修补个东西,就当替人家补车胎了

    李四爷把几人让进屋,给几人倒了水,就让薛向把东西拿出来,薛向把布袋递给他,李四爷开一看,眼神和瘸老三一个模样他们做这行出身的老艺人,见到好玩意儿就如同色狼见到美女一般李四爷好半晌回过神来,说了句等三个时,说完就进了房间,随后就把门锁上了

    两个多时后,李四爷把门开了,招呼薛向几人进去薛向几人一进去,就愣住了宽大的方桌上,摆着一个天青色的大罐大罐高约五十公分,最大直径约四十公分,在六十瓦的白炽灯下,能清楚地看到泛着润泽光芒的大罐上人物的眉眼、神情,当真是栩栩如生薛向眼睛靠到近处,就看见诸葛丞相满脸的忧色和刚毅的眼神,简直传神极了薛向细细地找寻,想找出修补的痕迹,结果,眼睛瞪的发酸也没找到如果不是薛向亲把这些碎瓷片拿来让人修补,恐怕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个瑰丽的大罐就是原来布袋里的碎片薛向看罢让了开来,雷天几人早等得急了薛向对李四爷伸出大拇指道:“了不起,真是鬼斧神工,神乎其技”

    李四爷谦道:“不行了,年纪大了,多年不做,艺生疏了,以前做这个,哪里要这么久,再说,补的终究是补的,用这个一看就出来了”说着李四爷递给薛向一把放大镜

    薛向接过放大镜挤了进去,把放大镜靠近大罐,找了一会儿,果然发现几条细细的纹路,薛向道:“能补成这样,对我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李伯伯,多少钱,您说个数”

    李四爷道:“现在艺也不值钱了,你给两块钱吧,家里确实不方便,若是平时你请我帮这个忙,我哪里好意思要钱”

    薛向道:“这怎么行,伯母身体不好我也知道,这个大罐的实际价值我清楚,您这一帮,至少升值几倍,这样吧,我这里先给您二十块,等我把这大罐处理了,另外给您补上”说着薛向把钱包里最后两张大团结掏出来,递给李四爷

    李四爷连连摆说:“用不着这么多,以前是吃这碗饭,现在已经不干了,就只能算是帮忙就算我老家伙厚着脸皮收钱,哪里敢要这么多”

    两人再三推让,李四爷还是没拗过薛向,再加上家里实在急等钱用,半推半就地就收下了李四爷再三表示这已经是多要了,罐卖多少钱与他无关薛向又对李四爷说了掏老宅请他掌眼的事,老头儿二话没说,拍着胸脯就答应了

    <

章节目录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