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平台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金枝 > 正文 第433章 要不要试试?

正文 第433章 要不要试试?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biquge.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quge.co
    贺澜看了一眼魏氏,又看了看贺林晚,低头小声道:“我跟四妹刚刚在说话,没有听到三妹的玩笑话,也没有看到大姐打人。”

    有贺澜带头表态,贺珍也连忙点头附和道:“对对对,我也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

    都没看到,就两个姐姐都不得罪了!贺珍觉得这个答案两全其美!

    贺伶却气得不行,觉得这是她们三个合起来欺负她一个,她哭着道:“你们欺负我!我脸都被打肿了你们也装作没看到,我要去告诉祖父!”

    贺珍疑惑道:“三姐,你的脸哪里肿啦?粉都没掉啊。”

    “怎么没肿!你眼瞎吗!”贺伶放开捂着脸的手,怒道。

    贺珍小声道:“是没肿嘛!”

    贺珍想,看来大姐的脾气还是变好了,若是依以前的脾气,一巴掌下去贺伶的脸得肿成猪头。

    王嬷嬷从马车上拿了一枚小把镜下来,给贺伶照着。

    “三姑娘您看,您脸上的胭脂都好好的呢。大姑娘定是与你开玩笑的,马上要出门您就别闹了。”

    贺伶的左脸现在还钻心般地疼着,她不信没有肿,可是看了一眼镜子之后却愣住了,因为她脸上别说肿了,真是是连一点红印子都没有。

    “可是,我……我脸好疼……”

    魏氏淡声道:“若真有那么疼的话,你就先回去吧,不用跟我们出门了。”

    贺伶又噎住了。

    她还记得她娘交代她的话,能出现在魏家寿宴上的人地位肯定不会低,她自己亲娘只是一个庶女,无法带着她进入上层的社交圈,她只能跟着魏氏出门交际,才能结识贵人。

    这次若是不去的话,下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她已经十五岁了,再不露露脸的话就晚了。这么悄无声息地长在深闺里,谁知道贺家还有她这么一个三小姐呢?

    “也,也不是很疼,孙女还是能出门的。”衡量再三,贺伶只能咬牙道。

    贺伶这么说,大家便都以为她刚刚是装的了,就连亲眼目睹了贺林晚甩巴掌的贺珍和贺澜诸人都忍不住想:难道刚刚大姐姐(大姑娘)真是在与贺伶开玩笑?

    魏氏什么也没说,放下帘子,吩咐出门。

    贺伶恶狠狠地瞪着贺林晚。

    贺林晚笑了笑,凑到贺伶耳边轻声道:“我还有一百种办法能让你疼得哭爹喊娘,外人却一点都看不出来,要不要试试?”

    贺林晚的声音很温柔,贺伶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终于意识到,现在的贺林晚与很久以前那个被她捉弄得出丑的贺林晚不同了。

    还没走远的贺勉看到了这一幕“啧啧”了两声,问跟他一同看戏看得不亦乐乎的小虎子道:“几年不见阿晚功夫又精进了不少啊!”

    别人相信贺林晚在与贺伶开玩笑,贺勉是不会信的。他刚刚差点以为贺林晚会连祖父也打,吓得心惊胆战的。

    小虎子得意地划:这一招叫隔山打牛,是公孙叔叔教的,我也会!

    贺勉看懂了一大半,钦佩地道:“厉害了!这可是阴人必备招数啊!发明此招的真是个人才!”

    ……

    魏府所在的宅子是老宅子了,宅龄大周朝的建国的年头还要多上一倍,这里离皇宫较近,周围住的都是些达官贵人。整个魏府占地不算太大,但是也足够一个五代同堂的大家族住下而不显拥挤,魏府的门墙瓦砾从外表看去带着一种历史的厚重感,但是仔细看却能发现宅子被主人维护得很好,从细节处看更是大气简洁又不乏精巧。

    魏氏走进二门的时候还目带怀念地多看了几眼庭院。

    “我已经老了,这宅子倒还没变样。”魏氏忍不住感叹道。

    这时候一个女声笑道:“可不是!前几日周儿顽皮将中庭那棵石榴树刨下了一小块树皮,被他祖父用戒尺狠狠地抽了三下。我告诉他说,那棵树啊,是你姑祖母出生那一年你曾祖母带着你祖父亲手种下的,它的年纪你父亲还要大许多呢。”

    魏氏转身看向来人,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惊喜的笑意。

    “大嫂,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魏氏的大嫂许氏,贺林晚等晚辈连忙上前行礼,许氏一一应了。

    许氏长了一张圆脸,脸颊上有两个很深的梨涡,笑起来的时候十分温和可亲。

    许氏拉住了魏氏的手,笑着对下了马的贺传武道:“小姑子和姑爷难得回一次娘家,我当然得迎出来以示重视。姑爷,你说是吧?”

    贺传武清了清喉咙,似是有些尴尬,拱了拱手道:“大嫂客气了!”

    许氏似是看出了他的不自在,笑了笑转身朝身后道:“廷儿,你陪你姑祖父去花厅,你祖父的两位好友已经到了,他们男人在一起说男人的事,我们女人啊就去里头喝喝茶聊聊闲话。”

    从许氏身后走出来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郎,少年长相俊秀气质温润,举手投足间带着世家公子特有的文雅谦和,这是许氏的嫡长孙,魏季廷。

    魏季廷似乎与贺家的几个表弟较熟悉,连平日里顽皮捣蛋的贺勉都主动喊了一声表哥。

    最后贺勉他们几个都跟着魏季廷去给舅祖父请安去了,小虎子也被贺勉强行带走了。因为都是至亲,其他的客人又没有到,魏氏和许氏也不管他们,随他们闹腾去了。

    姑嫂两人手挽着手往内院去了。

    贺林晚正要跟上魏氏,却听贺珍小声喊贺澜,“二姐姐?走了啦!你怎么了?”

    贺澜有些慌乱地将目光收回来,摇了摇头低声道:“没什么,走吧。”

    贺伶却用略带疑惑的声音道:“咦?二姐姐你刚刚看的……莫非是魏家表哥?怎么看得都回不了神了?”

    贺伶的声音不大不小,走在前面的魏氏和许氏没有听见,周围的丫鬟婆子却听了个清清楚楚。

    贺澜脸色立即变得通红,“我,我不是……”

    贺林晚打断道:“二妹妹看得是舅祖母说的那颗石榴树,她刚刚还叫我看了!三妹妹,眼神不好使就少说几句,免得脸又疼了。”

    贺澜感激地看了贺林晚一眼,点头道:“对,我在看那颗石榴树。”

    贺伶对上贺林晚冷冰冰的视线,忍不住摸了摸左脸,敢怒不敢言。 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